【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锋生贺】你是我不及的梦 1~3(楼冠宁第一人称)

今天不发甜文,甜文随时可发嘛,吹文只有今天可以放飞自我。

520看在楼老板生日份上发了第一篇于远,922来发个楼老板视角吹爆锋哥的自high文。

标题源自:三毛短文集书名 (无关内容)


====================

1. (第九赛季 各战队要角都差不多升到75级时)

收到蓝雨俱乐部寄来的,快递公司密件亲送包裹,我吸了口气。


“楼冠宁会长 亲启”,包裹上的字样完全照我要求,果然是发展良好组织完善的俱乐部,专人负责。不像陈姐,亲力亲为,上回寄来的东西等老久才到,大家把邮政局骂了一通后,总务小姐才发现邮区编码写错了。


小心翼翼地打开,里面只有一张泡棉包好的帐号卡,上头磨损的痕迹在在说明这张卡已有几年历史。插进荣耀专用读卡机,11件银装,每件都是我熟悉的名字,我几乎会背的各类分析专家所推测出的数据,一件未少。只可惜还停留在70级。


这已经不是一张会有人重点培养的卡。



“大孙,你先挑吧,看看哪件称意,我请技术部尽早升级。”我将卡递给一旁的孙哲平前辈。“大孙”这称呼是前辈要求的,说都是队友,谁叫他前辈还是哥的他跟谁翻脸。


我试过叫“哲平”,前辈又说他落了一地鸡皮疙瘩,连张佳乐都没这样叫过。


最后只剩“孙哲平”和“大孙”两个选择,总不能叫“老孙”吧。倒是这群崽子,我也不过比他们大几个月,手脚并用就数得完,偏整天“老楼”“老楼”叫个不停。


“没问题。你真舍得把它拆了?听说这是你最喜欢的角色。”


“角色嘛,是死的,是为活人服务的;现在它属于我们了。”我拍拍他的肩。 “我最喜欢的角色有一部分在义斩重生,挺有意义的啊。”


随着大孙登入两台电脑,开启交易选单,我看了它最后一眼,最后一次的栩栩如生。


在它的主人离开后,它就没有了栩栩如生的机会。蓝雨倒还罢了,其他队伍,我不允许它在别人手上复活,不管需要多少代价。


再见了,锋芒慧剑。


  

帐号卡的归处?当然是被我收在保险柜纪念盒里,奔雷剑依然伴着它。


剑仍傍身,剑士长存。



2.(第八赛季末

第八赛季末,义斩即将进军职业圈。


“老楼,你的愿望说不定可以达成喔!”小北神秘兮兮地,压低音量说着。


“什么事?”


“我收到消息,你的偶像找了经纪公司,正在接洽转会的机会。你看,这可不是天赐巧合,我们要进职业圈,他刚好要转会,说不定能说动他来我们这儿。”


我微微一笑,没多说。这事我昨天就知道,就算我们几家的情报网在伯仲之间,你们之中又有谁比我更在意他的动向?


要说动别人,总得先搞清楚别人要的是什么,自己又有什么筹码。在职业圈,要名要利要权势要荣誉,不外乎就这几样;虽说也有很多人只是刚好兴趣和工作结合,不亦乐乎,但这样的人可不会放下安稳生活,主动寻求转会。


如果于锋是这样的人,也不可能得我关注。



哪怕锋芒慧剑手中的奔雷挥洒出多么神妙的弧度,如果三年尽如一日,也不会再有惊奇。当然事实并非如此,每隔一段时期我就看得到新的技能组合变化,新的操作突破;还有那好似用不完的法力,比起某些个一开始肆意挥洒,血光遍地,没多久就再也嚣张不起来的,可说云泥之别。


当然还有孙翔,那又是不同风格;孙翔卖血爆发直接把人带走,不走细水流长那套。看起来确实是爽得多,常人难以复制,但手速这东西,过了一定年纪只会后退,哪能永远恃之?


我喜欢多用些头脑的战斗方式。



那时我还不认识大孙,大孙的风格又是另一种不同境界,暂且不表。这儿就先回到第八赛季末--争取于锋转会来义斩的可能性。


利是最简单的一种,光一个全明星选手带来的票房收益、周边产品和转播分红,如果不计较俱乐部应有的提成,预估足够支付他在蓝雨1.5倍的年薪。


最困难的当然是荣誉,我们几个人加上于锋,也不大可能这两年拿个冠军。不过他若只是要冠军,哪还有比留在蓝雨更好的去处?轮回微草暂时也不像有空缺能给他。等等,也不一定,轮回微草都有剑客,换成同系职业的狂剑士,并非绝不可能。



此外还有个问题…


“请人家来,你们谁要让出主力位置?”


“你的偶像,当然是你让啊!我看你们打轮替吧,两个狂剑一起上,小叶不忙死了。”


“……请个一线大神来打轮替,这话也就你们这些富家子说得出口。”


“岂敢,在会长大人面前,我们都是寒酸子弟。”



3.(第八赛季 夏休

经纪公司也来询问过我们战队的意愿,但几经思量,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念想。


于锋值得一个更适合他的地方。


真用金钱把人招了来当个第六人第七人,埋没才华青春,保不成是我的罪过了。


至于和我轮替这个建议,唔~我还没那么矫情。从公会到战队,云海小北他们帮着出钱出力,当然功劳也不少,但策划全是我的主意,不能每场打好打满,搞得这么辛苦做啥?



于锋最后归于百花,颇令我诧异。


平心而论,以他目前的人气和技朮评价,600万转会费是个中规中矩价位,愿打愿挨,谁也不吃亏。


但百花谈成两笔破纪录天价转会,各大战队谁不眼红。蓝雨高层莫非真是吃素的,首席狂剑轻易拱手让给荷包满满的对手?



一切既已尘埃落定,原本死不肯松口的这案子负责人小庄,看在几张高级时尚趴邀请券份上终于吐露了更多内情。于锋找上他们时,他们本也有些不可置信,第八赛季中才和蓝雨续约,现在就想转会?蓝雨方面的态度为何?可别谈成了新队,蓝雨高层却来漫天要价。


对此疑虑,于锋保证早在续签时便已谈妥,高层只要求他别去微草,省得粉丝不理性反弹,大家面上都不好看,其他队伍,转会费不会刁难。于锋告知了他们蓝雨要求的底价,至于能再往上谈多少,就看经纪公司本事和他个人意愿决定了。


是给自己留后路也好,是为报答蓝雨的培育之恩也好,这个约,他都不能不续;但更上一层的机会,他也不能不寻。



于锋本人当然也不是漫无目的为转而转,他的第一目标确是百花这落难豪门。


只是小庄上门时,百花经理面露难色,说道:“我们是想买下唐三打扶植唐昊……”


小庄只好持续多方洽询,毕竟于锋倒也没死心眼到非百花不去。但有意愿的几家战队,开出的年薪与位置,或是战队本身实力,始终不合于锋的意。


为了赚这笔佣金,他们连呼啸那儿都想方设法去使力,唐昊转会,也得计他们一份功劳。


对这说词我不置可否,能吹你尽量吹吧。



“但早知百花缭乱也要被卖掉,我们就应该等到那时候啊!”小庄说到这,简直是捶胸顿足般悲痛了。“转会费少说能抬到和唐昊同个价钱!”


谈成一笔转会交易他们提成2%,买卖方各半,差400万就是差了8万佣金。


这都是马后话,百花高层不是傻子,若不是胸有成竹,岂可能把核心角色和头等战力都清出,让自己手中再无筹码,等着被别人当盘子敲?



原来于锋要的是地位…唐昊在,百花尚且进不了八强;唐昊不在,我看也只剩老将张伟的经验有点用处,其他人的战力,还不见得能跟我们几个比。

(笔者注:这儿没要贬低小远或百花其他人的意思。别忘了,义斩本来以为进职业圈随意就能拿冠军的!他们当时<第八赛季末>的眼界尚未打开,若实力没有高到一定程度的选手,楼老板还没有能力分辨。


带领一支二线战队成长到问鼎冠军,就是他的梦想吗?


这个梦想,是不是原先有可能和我们一起实现?


苦笑咒了一声,怎么又来这想法。这事我自个儿拍板,连叶神那儿我都没去咨询,就怕大神大力赞同,我又要左右为难,他不止一次让我找个更有经验的职业选手来补强阵容。



我的梦想,又是什么呢?


这答案不难,我想知道凭我们,凭我,能在这职业圈走到什么地步。要别人提起我的名字时,再也不用附注我的姓氏,我的出生序,或是父母的成就。


义斩能不能赚钱我不在乎,但职业选手这一遭,怎么也要走得光鲜亮丽,不留遗憾!



TBC.


====================

转会这段终于改完了,算是和某位老师聊一阵之后,目前最喜欢的版本吧。(由于是用楼冠宁转述经纪公司的旁观角度写,还有很多内涵没有办法塞进来)


把锋哥写成转会的完全主动者,大概很多人不乐见。(我自己最初设定也是百花来相邀,于锋才产生转会念头的)

但经过一段时间沉淀后,我已经觉得无所谓了。

我们,都只是在写自己从书里获得感动的那个形象,希望给那样特质的人幸福而已。

当厘清了某些书中事实,那个形象告诉我他想主动转会,他想积极开创未来,于是我这么改写。

至于谁才是虫爹心中的于锋?不会有答案的。只要不过份ooc,何用计较太多?


引述一下其他太太说过的:愿所有同好都能被温柔对待。


评论
热度(5)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