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锋生贺】你是我不及的梦 4~7(楼冠宁第一人称)

终于赶上了。凌晨说的转会始末故事直接放前一篇文了,有兴趣的话请戳合集。


====================

4.(第九赛季)

“新秀挑战赛最后一席让我们上?怎么好意思,该留给贵方才是。”接到微草小老板的电话,我还纳闷是什么事,没想到送个天大的好消息。


“楼会长您别客气,我们今年也没有特别需要亮相的新人,同在B市嘛,彼此照顾是应该的,我们还要仰仗您帮我们在新秀挑战赛划下完美句点哪。”微草小老板也是20出头岁,听说不玩游戏,反倒是大老板年轻时很疯,年纪大了渐渐收敛,儿子也教成了只把游戏业当摇钱树的态度。


以后的我是不是也会这样?哪天突然开悟,就放手让其他年轻人去处理战队,自己回商场,从此想的都是怎么从战队榨取利益?


哼~我暗地冷笑。总有一天回商场当然是100%不会变的未来,但战队的纯粹我会尽力保护。当然,也要看小北、小叶他们,是不是还愿意支持,如果愿意,应该不成问题。


“既然这样,我们恭敬不如从命。”我转头看向小北他们。“就我上了,你们有没有意见?”


“怎么这样?好歹抽签吧?”云海说话。


“抽签?战队这样管理的吗?我们每个人写下想挑战的对手和理由,给小叶挑她觉得最合情在理的。”


“我也想参加啊。”小叶委屈着一张脸。


“小叶乖,你上的话倒像我们给微草难看了。这样吧,那天晚上带你见叶秋大神。”


“什么!我也要!”其他人纷纷要求。


“好,没参加新秀挑战的都去,还有人要抢吗?”众人射来怨毒的目光,没办法,谁叫我是唯一有陈姐电话的。



5.(第九赛季 全明星周末

1周前我去了讯给于锋,告知会在新秀挑战赛指名他的事。


“受宠若惊,一起加油。”这是他的回覆。


“前辈可要手下留情啊!”我继续找话攀谈,得到的只有空气。


正忙着吧。


无所谓了,男儿场上见真章,就让我们酣战一场,一醉方休!这赛季和百花的对阵,我得不好意思地承认,我们根本没给守擂的于锋出场机会;团队赛百花布置了远程职业牵制,我的斩楼兰还没和落花狼藉对上几面,就被张伟的魔道学者干掉了。



终于是全明星周末,新秀挑战赛最后一场。


“楼队要指名谁呢?”主持人问。


“百花战队,于锋前辈。”我顿了一下,没等主持人插话又接着说:“他是我最喜欢的选手。”


这段话我练习了不下数十次,才能像现在这样保持着一贯镇定的微笑,和维持在90以下的心频率。



上了比赛台,在我要求下用了各自的职业帐号,进图,开打。


我们两人都直冲地图中央。当角色出现在彼此视线,于锋直接开了三段斩杀到我面前。


接下来会是什么,倒斩?怒血狂涛?破灭斩?该格挡还是该承接顺便卖血?我脑中出现无数个念头,却发现,没有后招。


就像是落花狼藉自己送上门让我砍一剑似的。


这破绽真是卖得太直白了。不像叶修大神,破绽总是露得真像是有机会,更进一步才发现还是一点机会也没。


我的程度,是被看轻成这样的吗?苦笑了一下,决定避开。


前辈啊,哪怕那不是陷阱,我也要让你知道我看得出那是你刻意为之的!



这空白时间没有太久,于锋的攻击发动了,是十字斩起手。


对峙几回,我终于看懂,他根本就没打算出全力。我发起的攻击,总是被轻轻巧巧挡回,引不起一个真正狂野地对应。


唉!该死的什么尊老爱幼传统。


既然于锋摆明无意和我正面对决,我能做的也只有降低技术质量了,至少,画面可以呈现出是他完美击败的我。只是对微草小老板有些不好意思,明明是两个最爷们职业的互打,精采度却硬是少了那么几分。


“打得不错。”赛后握手,于锋说着任何被挑战的大神都会说的一句。


“不敢不敢,于队这几天若有空,欢迎到义斩做客。”


“好,届时领教一下你真正的实力。”


但他始终没有联系。就算我硬着头皮发QQ,也只得到一句“抱歉,和队友们忙着逛B市,有机会再说。”


起码没有被已读不回。


倒是,小钟带了个真正的惊喜给我,大孙。



前面说到大孙的风格,现在该来谈谈了。


一个字,就是狂。


也是看起来很爽,但和孙翔那种爆手速打法又不同,毕竟大孙的手难以再承担如此高强度操作。


他对技能的控制运用让人意想不到,当你还在思考这人卖血卖得一点都不值,莫非是个新人?下一秒就被卷入他特有的节奏,被带进了,那就是自掘坟墓的时刻。


所以繁花血景难学啊…除非是准得像钟,能丝毫不差复制那两人的时间差与距离感,只要差个几10毫秒,节奏就完全配合不上。



6. (第十赛季)

“小楼,很久没看到你了,最近忙什么啊?”


“还不就忙他那破战队,到现在连前十都挤不进。”小钟撇撇嘴。


“钟少还惦记着我们义斩名次呢。”我也回了一句。


“说真的,为什么要去当职业选手啊,吃力不讨好。喜欢就找人来你们战队,你当老板不就成了吗?”


“因为想亲手拿冠军。”我随便诌了个最简单最不用解释的答案。


“冠军奖金都不够塞你投资义斩的钱吧!”


“这你们就不懂了,和儿时玩伴一起为了共同的目标努力,一起流下甘美的汗水与泪水,是多么地动人。”我继续闲扯。


“哈哈哈!不愧是楼二少!劳苦当浪漫啊!也亏得小邹他们还信你这套。”


“笑死人,信不信我让你们义斩下赛季拿冠军!你最喜欢那个谁,于锋是吧,给他个3年薪水,他不想打假赛就得退役了。”小钟说。


我的脸色瞬时难看至极,夕夜忙出来圆场。


"这世界真有一样钱买不到,你不努力就没有的东西,就是身材啊!小邓哪时带我们去你家新开的避暑山庄,听说今年还请人来指导水上芭蕾?”


“你要学?”


“怎么可能我学,带几个模特去开开眼界呗。”



话题转向健身和极限运动,我笑着和他们碰杯再饮,摇晃酒杯里晶亮的醇红,散发的樱桃果香,没有再反驳。


靠自己的双手,用自己的一分一寸去撼动天地,让世人全为我喝采,让别人看到的再不是我的身世。


如果这是富家子的浪漫,那么其他职业选手们,凭恃的又是什么?

我能不能像他一样为了圆自己的梦,做出痛苦但必须的取舍?



第十赛季常规赛最后一轮,义斩至临海作客,胜负早已无关名次,偏得像是送人最后一程的刽子手。我索性告了假,守在电视转播前。


落花狼藉站在擂台上挥舞胜利手势的那一刻,百花逆转站回八强,我松了口气,眼眶竟有些湿润。



7.(第十赛季 夏休)

世邀赛前夕我在QQ群里广发邀请,应允要参加的多半是B市这几队的小年轻,倒也如我预期。其他人就算不来也回复婉拒,但于锋,完全没有回应。


我亲自拨电话给他:“于队,小弟在B市办了个聚会,大家一起看世邀赛转播,联络联络感情,想邀请你一起过来同乐。”


“啊?”电话那头略带惊讶的声音。“楼会长谢谢。不过既然我没被选上,就代表我有所欠缺。我和副队已经说好,今年不夏休,专心苦练。”



想起大孙前几天说的:“别老学于锋那套,你队里虽有个元素法师策应掩护,相互配合上和弹药专家毕竟有异。”


在蓝雨有郑轩,在百花有邹远,要说于锋的风格是在有弹药专家为队友的基础下发展成熟,好像颇有几份道理。


“我不懂教人,但你已有基础,应该先靠直觉打几场,再寻求与同伴的职业配合下,怎样才是适合团队的作战方式。

    你也是个职业选手,路要靠自己走出来。”大孙这么说。


可我不想认输,要放弃,我也想听到于锋亲口对我说。



电话还握在手,我决定丢个直球,问他愿不愿意拨几天,给我个单人指导。


他真和邹远来了一趟B市,听说邹远也很想试试和大孙能打出什么样的配合。


“你…心里不觉得难受?”看着大孙和邹远去了训练室另一角,我压低声音问。


“这有什么好难受?有外界的刺激是好事。”于锋轻松应答。“先进75级的5人副本,审视一下你在不同强度的思考模式,究竟是直觉派还是计算派。”


挑了个平常少去的练级区,于锋站我身后观察我的操作情况。


“你的手很大啊,而且你练过钢琴吧?”他突然这么一问。


“是啊,怎么了?”我身长185,手若不大可就伤脑筋了。


“没什么,只是在想你会是可造之才,我有些后悔答应来帮你这敌人。”他笑笑说。


而我,则在心里,做下了决定……



~The End, for now~

====================

接下来接paro长篇,虽然本来是要paro某孤岛求生漫画,但写着写着就卡了(再练几个月吧),改成了发糖paro。(好吧我就是玻璃少女心)


评论
热度(6)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