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狂影飞花✻第二章 絶杀【百花核心.十一赛季】

  常规赛第十四轮,百花主场迎战霸图。

  霸图老将的轮换已经不是秘密,就如众人所设想,在张新杰的安排下规律得有如齿轮;但这第十四轮竟未遵守一贯规律,张佳乐连着两轮团队赛都上场了。

  张佳乐在个人赛是有出场的,这次对阵张伟,张伟落败;霸图之后又拿下了擂台赛,单人赛事暂以3比2领先。

  团队赛的赛点出现在8分钟多,张佳乐再次用起百花式打法掩护霸图今年起用的新人流氓,用的正是冷暗雷的角色,试图切断百花的治疗与其他人的联系,便于击杀。

  但光影霎时散去,只见落花狼藉在其中劈出一道血痕,百花缭乱遭到浮空;原先和宋奇英打得难分难解的于锋,竟是用了瞬间移动。

  瞬移不稀奇,很多近战职业的银武都会打上。百花虽没有战术大师,不代表他们只打算靠蛮力赢得比赛;本赛季起,百花战队就不时变更银武打上的技能,多一种变化就多一种战术,也让其他战队更加头痛。不过最神奇还得说是,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出了名看不清,于锋却能瞬移到如此精准直接开了浮空技?

  没有时间让解说惊叹,花繁似锦的僵直弹已补上,原本就已浮空的百花缭乱,根本无从躲避,又再多了3.5秒的动弹不得。嗒嗒嗒数响,邹远开了枪系的初级技--格林机枪!

  浮空中的物体用上这低级技能,那还能是什么?邹远扎扎实实秀了一手押枪技巧。这还得是配合了落花狼藉嗜血奋战的状态,浮空高度比原先足足多出一倍,才有足够空间让子弹以不同角度射入达到改变物体行进路线的效果。

  张佳乐也不得不服了,押枪在正式比赛中极难见到,因为即使角色浮空,还是能做出一定范围的身体转动及普通攻击,只要破坏子弹的行进路径,押枪是几乎不可能的。但这次于锋和邹远精准掌握了时间差,当百花缭乱被落花狼藉的一记倒斩浮空,雷光消散前邹远已射出僵直弹,在发现之时他只能勉强扭转身体,还是没有闪过。自己自豪的打法,结果却成了敌人的掩护。

  一旦僵直,那真和网游里的NPC差不了多少。

  僵直效果解除,百花缭乱的预计落下处,周光义的季冷正在那里等着,他的舍命一击可还保留着没使用;做不做受身操作,似乎没差了。

  张佳乐第一个退场,在第六人赶到前,百花又趁势击杀了血量已不多的新人流氓,他原是占到了可以近身攻击百花牧师的机会,但张佳乐的遭遇让他有些懵了,反遭莫楚辰套了一个圣诫之光。最后百花毫无悬念拿下团队赛,7比3结束这轮。

  赛后记者会,霸图由韩文清、张新杰和张佳乐出席,韩文清只打了擂台赛且击败当时还有78%血量的于锋,表现无可挑剔却也称不上突出,焦点自然不在他身上。记者的重点,都在张佳乐此轮打破霸图数周的轮换规则出场团队赛,却没有达到预期的奇兵效果,向张新杰提出疑问。

  “这样的结果是我在场上指挥布阵的问题,上周经过审慎评估就已确定出场名单,不是奇兵,也不是临时起意。”张新杰向来有一说一,记者倒也不怀疑他是否为了帮队友背锅才揽在身上。

  “这种安排,是否认为百花一直走不出自己的格局,所以让熟悉旧东家的张佳乐出场呢?”更尖锐的问题抛过来了。

  “对每一支战队,我们都是一样地尊重,仔细研究后拟定战术。比赛总有无法预期的事,客场作战更是如此。”张新杰有条不紊,用一如往常的罐头回覆应答。但罐头归罐头,说不准这就是张新杰的真心想法。

  记者转向了张佳乐。 “被继任者邹远用押枪送到刺客身旁,能不能说说您的感想?”

  “别说得好像我死了一样啊,我还要打到40岁呢!”

  你以为40岁还有人要付你薪水打游戏吗?记者心中翻白眼。咦感想勒?

  再追问,张佳乐也只好说:“这一手押枪的确很漂亮,我也该回网游练练了。”

  百花选手准备室,邹远看着张佳乐的访问直播。 “既然张队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反驳他,还是你们去吧。”虽然在于锋鼓励下他也试过以副队长的身分带着其他人出席记者会,但避重就轻、东拉西扯仍然不是他擅长的。张佳乐是他的荣耀启蒙者,赛场上当然不用讲情面,但他也不想说出足以让记者大作文章的发言。

  最后出席的是于锋、张伟和周光义。

  张伟是唯一在个人赛里丢分的,不过记者显然没有打算要对这件事穷追猛打。看到出席者里没有邹远,顿时哗然了,马上就有人举手问:“请问邹副队呢?”

  “他说今天最大的功臣是看准他乱射一通后,等在正确位置给予敌人致命一击,我们的刺客,所以他就不出席了。”于锋回答。

  张伟也说话了。 “我是来给大家赔罪的,请各位记者们手下留情。”

  采访不到邹远,那只好从于锋这边挖新闻了,那场精采的首杀,第一个发动的可是于锋。记者立刻询问了于锋是如何看清张佳乐的位置,做出漂亮的瞬间移动。

  “一半是运气吧,闪光中刚好看到有人影晃动,没想太多就上了。”这句话于锋是语带保留的,萤幕毕竟是平面,每个点放射出来的光都是系统经过计算的前景色调,要穿越看到后面的影象基本是不可能。真正的原因还是他和邹远曾花过大量精神研究百花式打法,从光影的散布几乎就可以猜出施放者的可能位置。运气成分确实是有,并不是100%。

  记者们面面相觑,这似乎是在说张佳乐的打法已经不如往昔,出现了空隙?

  “于队接掌百花以来,一直有人拿你和张佳乐比较,今天的击杀是不是你对前队长的胜利宣言?”

  “比赛时我只想着要如何救出治疗。而且你忘了,击杀百花缭乱的可是光义。”于锋笑着说,接着就把麦克风递给了周光义,让他发表看法。

  周光义早就把感想准备好了,“站桩使用舍命一击的刺客,我应该是第一个吧。”娓娓道来,也算给了记者交代,记者会就这样无波无澜地结束了。

  双方都对新旧百花之争的话题不感兴趣。张佳乐在百花的最后一年,邹远还是个没什么上场机会的板凳新人,对他完全没有竞争意识;于锋也早无介怀。选手转会年年有,每个都来新旧XX之争,荣耀记者也太好当了。这个套路他和邹远确实演练过,审度当时情势有机会实行,于锋就做下决断。也拜开放语音之赐,如此紧凑的配合时机能立刻传达给队友,才有了这次绝杀。

热度(11)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