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狂影飞花✻第五章 对敌人仁慈【百花核心.十一赛季】

感谢大家支持前一篇甜甜的于远,有破2位数已经很感动。

全文链接

 

  酒店网吧内,于锋和唐柔已打了6场随机地图。上半赛季百花在主场迎战兴欣,唐柔打1号位,两人未有对决机会;时隔近一年的认真对战,唐柔的表现再度震惊了于锋。在地图空间可利用时,唐柔的意识当然无法和他相比,可若实打实对阵,她的手速、操作极限,毫无疑问更加进阶了。唐柔和他同年,但自己已难再有这种爆发性的成长。

 

  不过,也不是爆发强横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时间差不多了,就选竞技场吧!”第7场开始前,于锋提议。

  “不用,我很明白自己的长处。选竞技场,你是要让我赢吧,随机就可以了。”

  “我只是想享受一下单纯战斗的乐趣,这不也是你白天那时希望的?”

  既然于锋这样说,唐柔也不好再拒绝,开了竞技场图。这场战斗3分多钟即告结束,唐柔以剩余11%的血量获得了胜利。

  “我说了,我很明白自己长处。”唐柔忽地警觉了一下。 “你这次没有让我吧?”

  “我没让。”于锋平静地说。 “单论操作,近战能赢你的人不多,可能也就唐昊了。”

  “那孙翔呢?”12月初兴欣对战轮回,孙翔竟重感冒被医生下令隔离,她还失望没机会打一场呢。

  “孙翔不好说,这赛季他风格有变,是不是刻意打得省力,没多对战几场我也说不准。”

  “你是想说,我打得太用力了?”

  “倒也不至于,那是你的特色。”于锋没再多说,他不是好为人师的人,唐柔也不是他的队员,切磋几场还好,但要指出唐柔的根本问题,他没这个立场,也没这个必要。

  一旁观战的乔一帆倒是接口了:“可以麻烦于队和邹副,和我们打一场双人团队赛吗?”于锋看了下邹远,他点点头。

  “两位前辈是最佳组合候选人,能否让我们一点,给我选图权?”乔一帆又接着问。

  面对后辈这么有礼的询问,于锋当然不好拒绝,况且他和邹远既是全明星,出道资历也比人家早,连选图权都不给还真说不过去,自然也答应了。

  PK预设开放语音,但大家都在网吧,有些闹哄,何况说了什么还被敌人听光光,于是乔一帆关了语音功能,纯用队伍频道沟通。这图是森林地形,对远程职业有一定拦阻效果,并利于鬼剑士布阵;但另一方面,这样的地图,弹药专家也很容易制造视线掩护。

  不过邹远很快明白,乔一帆是有能力看清的,他故意露出空隙引兴欣二人上当的陷阱,乔一帆都没有上钩,或许也在队伍频道里提醒了唐柔。目前呈现一种两方都知道前有凶险,小心翼翼不要踏入的对峙状态。

  花繁似锦:只有两个人的诱敌效果不好。要不要试试上回说的?

  落花狼藉:我想隐藏到下次和兴欣对决。

  花繁似锦:苏队早就知道了吧,正式比赛不会有这种机会。

  落花狼藉:所以你想?

  花繁似锦:难得前提齐备,何不验证看看?

  落花狼藉:就这么办吧。

  邹远收敛了弹光,让于锋操作着落花狼藉直接对上寒烟柔。

  这样的饵,明显到唐柔都看得出来,可她却抗拒不了;也是心里的傲气使然,想用饵钓我?当心你自己尸骨无存。落花狼藉就这样一步一步败退,将寒烟柔引离了一寸灰的助攻范围,而乔一帆即使想跟上,却被邹远缠住;中了花繁似锦的僵直弹和冰弹,可不是流流血就能了事,不能不小心应对。

  虽然这地形邹远也是处处碍手,不过他的目标只有一个,绊住乔一帆无法前去支援就够。

  在唐柔越走越远前,乔一帆试着以鬼阵位置引导,他在团队赛中仍不习惯发言,操作就是他的发声器;但唐柔并未注意,甚至觉得他摆阵位置偏了些,即使他在团队频道中打上“注意走位”4个字,唐柔看到时也是20秒后的事了。

  对战远程职业的不利让一寸灰第一个倒下,另一边落花狼藉的血量虽然比寒烟柔低了一截,但狂剑士血气唤醒加成下,攻击力度有倒吃甘蔗之势,等到邹远回头支援,胜负也就此抵定。

  落花狼藉:今天这场最累,想到输了被魏琛前辈知道,明天大概整个职业圈都知道了,压力真大。

  花繁似锦:我以为队长享受压力,干劲十足呢!

  落花狼藉:那是有回报的我才享受,对两新人,只能赢不能输,还不如和唐柔对打就好。

  结束后,邹远问乔一帆带了随身碟没有?他摇摇头,当初没想到会用上。

  “拿去吧。”邹远掏出了自己携带的递给他。 “录相给你们队长或前辈看看,他们会懂你的用意的。”

  于锋在旁看着没说话,他不是很赞同这种帮助敌队的行为。随身碟还是小事,现在大家都有注册云端空间,但这些提点就不必要了,说不定乔一帆还没想到该让苏沐橙或方锐来点评哩。

  回房间的路上,他便向邹远表达了看法。 “兴欣也是不能小看的对手,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今天一直说要共荣,我被感染了。”邹远笑着说。 “倒是你,嘴上说没回报不值得,可不还是答应?”

  乔一帆提出对决邀请时,于锋确实也抱着让这场对决来回答他没说出口的话的想法--但能不能领悟得看唐柔自己。

  “唐柔的情况我们讨论过,靠操作打赢单挑后她精神太兴奋,和队友配合会有落差。我猜这也是苏队把她排1号位的原因,不让她背负擂台胜负造成的精神影响;若她看懂乔一帆的提示,依照鬼剑的战术安排走位,我们可不会赢得这么轻松。”

  “这种思考直觉一时也训练不来。唐柔若还在主力,我倒是不担心,反而她被换到第六人我才担心。”

  “你是指?”于锋心想,唐柔不打主力,难道要换那个无法预测的包子上?最有压力的大概会是苏沐橙。

  “听说楚队想离开烟雨,她和苏队关系好,去了兴欣也不奇怪吧?”邹远是听到了些关于楚云秀的风声,他赶紧接着解释,这一切都还只是流言。

热度(6)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