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远】爱是唯一

两人第十赛季初吻(车都开了<链接在最后>还是没上到)的故事。

你的微笑】第5章原型,最初的BL版本。(前1/4酝酿过程大致相同)

旧文改写,小远依然软了点,ooc致歉。(新文仍在不夠满意的掏心肝中


在主场击败蓝雨,百花战队的成员气氛高昂,赛后大家叫了炸鸡、可乐在食堂庆祝,这年纪的男生,畅快淋漓释放了大量脑细胞,总是饿得特别快。伴着队员欢乐的笑声,谈论刚刚的杰出表现,邹远却有种感觉,于锋心里并不是那么痛快。

他向来敏感纤细,是种天赋,却也是压力来源。


食堂庆祝会终于结束,大家纷纷回房休息,于锋和邹远也一同回了寝室。关上门,邹远终于忍不住开口:“队长,你好像有心事?”

“被你看出来啦?”于锋随意地坐在床上,拍了拍旁边的位置,示意邹远坐下。 “你觉得我有什么心事?”

他顿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是因为输给了黄副?”

“今天的擂台,我有可能赢吗?”于锋反问。

大家都是这圈子的专家,过度奉承就没意思了。邹远诚实地说:“以你70%的血量,能赢的机会很低;可情势要反过来,黄副也是一样的。”

“是,所以我介意的不是这个。听起来很奇怪,我有点不敢相信,我们居然能让喻队束手无策。”于锋望向他。“小远,你进步很多,因为有你,我才能到达--不,是我们一起到达现在的实力。”


他和于锋的组合,是“我们”了吗?邹远一直觉得自己配不上副队长的称号,百花核心体系大多时候仍是靠于锋一人撑着。

不过这个“我们”,于锋也可能是指战队的所有成员。

“总有一天,我们会有自己的名字,就像你希望的那样。”于锋揉了揉邹远的头发,柔顺细滑,不像他总是有撮梳不去的呆毛。

被他发现了。自己偶尔会在笔记本上乱写乱画,给他们新双花组合取的名字。藏得好好的秘密突被戳破,邹远只覚心虚慌乱,可眼神却移不开,如同渴望向阳的小草。

于锋,就是他现时生命中耀眼又和煦的光源。


那双望着他的眼睛水灵清澈,仿佛一眼就能看透;不像自己的欲望,深不见底,什么都想要。

对这份纯净的向往,在那一刻化为了占据的私心,于锋情不自禁将唇覆上,轻轻碰了一下。

还没等他思考下一步该做什么,邹远猛然把他推开,急切起身。“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邹远受到惊吓的眼神,让于锋的心抽痛了起来。他幻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但真实发生时,邹远的反应却如烈火般灼烧他的意志。那一推,再度提醒他这只是美好的想望,不会成真的。

“对不起,是我不应该……”他起身走向房門,打算去吹个风冷静下。

一只手拉住了他。


于锋回头,见邹远正咬着唇,表情像是被负心汉抛弃了一般。

他暗叹口气,这大概是人说的在劫难逃吧,注定要一次次沉沦,即使明知只换得来一次次渴求而不可得的痛。

拉过那只手,邹远踉跄一步,跌进了他的怀里,于锋另只手也没闲着,立刻往后截住了邹远的腰,以免他真跌了。

他原以为邹远会急忙挣脱,却没想到,邹远的手竟搂上他的颈子,于锋几乎听见自己的心跳冲破骨骼皮肉的声音。

“怎么?舍不得我离开?”他轻抚着送上门的脸蛋,故作轻松地说着。

被这么一碰,邹远顿时从脸颊烫到了耳根。“我……才不是!都这么晚了你要去哪?万一你丢掉,我怎么跟战队交待?”

就寝时间一到,大家得互相看着室友在不在,找不到人要赶紧上报辅导官的。

可这解释不了他的脸为什么烫成这样,还有那双吊在自己脖子上,始终没想要放开的手臂。


看着浮上红晕的脸庞,于锋决定豁出去,人都扑到跟前来了,他还畏缩什么!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一刀,最差也不过挨个巴掌。“既然拉住我,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吧?”

“会有什么后果?”邹远睁大眼,像极了正在享受美食的松鼠。夜深想差遣他去买零食的时候,邹远最常用这表情说自己饿了走不动,偏偏他心甘情愿一次又一次上当。

是天真还是装傻?不重要了。在一只饿狼面前晃啊晃的可口小动物,不就摆明在说:来吃我嘛?

“那先来个前菜。”于锋亲了他的颈子一下。“再来上汤吧?”

“等等,你还没回答我,我问你那是什么意思呢!”邹远收回左手,用食指抚了抚自己嘴唇。

什么意思?这不就很明显的吗?想占有他,想玷污他的美丽据为己有,想要别人从此不能染指他。嗯?这最后一句,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念头?


“我想成为你的唯一。”总结之后,发现这是最精确的答案。他的欲望,从来都是成为别人最看重的唯一,粉丝如是,珍视的人更是理所当然。

这个回答,触动了邹远内心深处,瞬即被两行泪模糊了视线。“你一直都是我的唯一,唯一让我感受到,能成为职业选手是多么地幸福。”

那花了他们一个赛季的时间。邹远重新找回自己在战队中应有的定位,找到和角色在赛场上融为一体的感觉,找出更多致胜的关键,还有取得八强门票时,和队友一起喜极而泣的拥抱。

这一切,都是因为于锋的到来,扛走了“队长”之名下,那些让自己压力爆表的过度关注及试着领导队友却不如预期的无力感。他终于能安心做回自己,专心做好一名职业选手。

就这样被渗透到生活的每一刻,在无微不至的关照下恃宠而骄,交换出去的却是自己的心。

“人家说上天给我非凡的好运,技术平平却当得队长核心;我却觉得,上天真正的安排,是为了让我遇见你。”


倏地,他被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紧紧缠绕,几乎要融化在那热度之下;于锋的眼神中满溢着温柔,他等待许久,从来不敢冀望能专属于自己的温柔。

邹远用手探索着眼前属于这青年,柔软鲜嫩的唇瓣,光是这动作带来的刺激感,就足以让于锋血脉贲张。他抓住邹远的手,呼吸浊重:“别玩了,这样我会想直接吃掉你的。”

“汤还没上呢,后面还有沙拉、边菜、甜点和饮料不是?”

听着一连串名词,于锋突然觉得他好像变不出这么多花样。等等,是不是少了什么? “只要主菜是你,其他的我无所谓。”

“可是人家要吃全套的。”邹远嘟起嘴巴,冷不防就被啄了一下。

“要喝汤是吗?我喂你。”于锋用舌尖在他唇齿间轻舔,终于等待到邹远生怯的回应,用紧紧的口舌交缠诉说彼此的渴望,而这只是第二道菜品而已。


但于锋没等到小说里说的,怀中人儿全身酥软任其摆布的反应。邹远喘口气后,一脸清醒问著问题:

“我不懂,两条舌头缠在一起交换口水有什么舒服的?我还是喜欢你亲嘴唇就好。”

敢情是在说他吻技不好?不过自己其实也没啥经验,吻技不好应该的,这些还等著两个人一起去探知、熟悉彼此。

“因为要补魔力,分点幸运给我吧。”于锋笑笑没把心里的想法说出口,做比说重要嘛,又亲昵地尝了他一口。

“可是…补魔力不是指那个吗?主菜…那个。”

“唾液也是体液啊。”他摸了一把邹远腿间的重点部位。“当然要说最高品质,非这里莫属。”

“血液和汗液也算?”    “算。”

“那…”邹远把脚丫片子举起来。“这个给你补。”

于锋看着那只绝对称不上“三寸金莲”的脚掌,神情严肃地看着他。“小远,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有这种嗜好来着。”

#现在知道已经太迟了(?)
#夜晚还正长着


======

脚丫片子补魔力这哏,来自【No Game No Life】。龙套吸血种太久没吸血没魔,男主勉为其难(?)贡献自己脚掌汗液的一段叙事。(虽然JING液品质更高,但男主誓死捍卫处男身份)

所以本来是个邹远半开玩笑的段子。


今天(8/19)脑洞突然大开就顺着这情节开起车来……(掩面)

续集这里极度OOC;好孩子不要点

密码 0922+0708,四位數字。

======

评论(2)
热度(18)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