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远/昊】你的微笑 1

#预警:邹远性转/ooc/BG/三角/多私设
#于远HE


(背景说明:第九赛季结束,邹远生日。本章昊远主要)

============================================

一如往常的清晨,只是床铺和战队不同,异常柔软异常地大。

邹远揉揉眼,看到满布黄色星星的天花板,大的小的圆的角的,是那种晚上伴孩子入眠的吸光材质。

该拆了。每次回家她都这么想,但总是犹豫着没有动手。

唐昊说过喜欢星空,但他们当时还小,又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母亲不肯让他们乱跑去看得到星星的地方,唐昊也不愿接受邹远帮他出营队活动的钱,所以她想了这主意。


她还记得关掉电灯,看到满室星斗,唐昊惊叹的声音。

那是他要去百花训练营的前一天。

为了让他看这个,邹远硬是把人留到晚上。两人躺在房间地板聊着梦想,直到光点熄灭已近22:00,唐昊最后是让司机载回家的。

这种初次的感动,没办法复制。现在看起来只是很幼稚的装饰,唐昊不止一次说要帮她拆掉再重新粉刷了。


手机闪呀闪的,一早便来了一票祝福,今天是邹远生日。

最早的讯息是张佳乐送的,6:30,听说这是霸图规定的晨起时间。

轮回vs.霸图的总决赛结束已过一周,张队仍是这么精实早起,看来不用太担心他了呢。邹远心想。

她还没时间好好看完有哪些讯息,房外已传来管家的敲门声:“小姐,唐先生来了。”

他们明明是约9:30来着,还有半个小时多。


邹远换上家居服。走到饭厅,唐昊正在餐桌上津津有味地吃着管家做的手工面包。

“我就说呢,今天怎么这么准时,原来是来蹭早餐的。”她半开玩笑说着。

“你的生日,我哪次不准时了。”唐昊抗议。 “倒是你,一看就是刚睡醒模样。”

“这点时间很够准备了,我先盥洗去。”


她把手机随意摆在桌上,短短10数分钟,又来了4~5条讯息。唐昊原先也没在意,不过最后一条通知占了大半屏幕,写得颇长,他不禁多瞄几眼。

呿…是黄少天发的。


夜雨声烦:

小邹生日快乐啊!!又长了1岁我也感到好欣慰!早日让我们看到繁花血景喔喔喔!!!要是于锋欺负你就跟哥哥说哥帮你出气。


看前两句,唐昊心想:干你P事,欣慰个鬼,纯粹是搞押韵吧你。

后两句倒是提醒了他,假想敌在这么重要的日子,该有所表示吧。要真没表示,假想敌的“敌”字就可以去掉,一切只是他的空想。

他点开萤幕,直接弹出QQ画面,邹远设定了手机在家自动解锁。

于锋8:10发了3条讯息来,差不多是邹远在战队惯常的起床时间,算得可准。

讯息还没被读过。


第一条普通生贺,第二条问她想要什么礼物,第三条…好长!比黄少天还啰嗦。

(笔者注:其实黄少那条字比较多)


落花狼藉:

你不在身边总觉少了什么,才发现你对我有多重要。
很想早点回去见到你。
下赛季,我们一起让百花变得更好。


靠!有够恶心,亏于锋写得出这种东西。唐昊手一落就把这条讯息删了,删完才想起,糟!这不是他手机啊RRRRR。

手的反应比大脑快,大概是所有年轻选手的共通困扰。

他思考了一下,一不作二不休,把第二条也删了。问礼物够逊的,女人要的是惊喜,惊喜懂不懂啊?我起码帮你维持点酷哥形象,别怪我。唐昊这样安慰着自己。

情场如战场,他岂是怕事的,区区一条连当面说都不敢的讯息,唐昊真没觉得是威胁,手段只要不伤害别人,大家各凭本事。


说是这样说,但要唐昊向邹远承认自己偷看她手机还把别人给她的讯息“不小心”删了,大概得是圣人才做得到。怀着点心虚,他小心翼翼把手机摆回原来的地方,深怕被发现哪里不对。

掏出内袋中的礼盒,那是给邹远的礼物。

我就不信,谁拿得出比我更好的。

对于这点,唐昊有绝对的自信。


邹远坐上餐桌啃面包时,唐昊将礼盒递给了她。 “小远,生日快乐。”

“谢谢。这什么?我手空不出来,你打开吧。”

他照做了,打开盒盖,是一条手链,铂金链上一体成型的8朵镂空玫瑰,各镶了约20分的粉钻。

一看便知价值不斐。

邹远的目光从食物到礼物再到他: “昊昊,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


从15岁初中毕业,唐昊每年和她一起过生日,前几年都是请顿饭就当礼物了。

一直到3年前当上职业选手,即使是板凳新人,薪水也有一般上班族的2~3倍,唐昊送过她手机和香水,邹远也回送过手表和高档衬衫。

去年他去了呼啸,合约三级跳,比邹远薪酬多了2倍有余;今年她的合约到期,赶在转会窗开启前,百花高层已拿出八强豪门副队长该有的新合同和她续签。

是的,唐昊口袋够深,一条手链别说1、2万,哪怕5万8万都不是问题。但这不是重点,他们的友情从来就不是、也不该建立在金钱上。


“别想那么多,我就想送你这个。礼轻情意重,是你教我的。”

“这礼可不轻。”邹远嘟哝着,思考要说什么能让唐昊打消念头。平常不能戴手链根本不是理由,唐昊铁定回“跟我在一起时可以戴。”

有了!

“每一颗钻石背后,都有很多哭泣的战争孤儿。”她阖上盖子。“我没办法要求别人,但我不能戴,等会儿陪你拿去退。”

唐昊脸上唰地一阵白,看得出不是太高兴。邹远倒是看惯了这神色,没放在心上,反正待会儿就会自己好了。


到了精品店,唐昊又扭抳起来,前两天他来这儿要求把适合年轻女孩的饰品全拿出来,人家肯定对他有印象,没几天就拿来退,背后岂不是被人酸小屁孩乱装阔。

他紧紧揣着,说:“不退了不退了,我给我妈。”

唐昊母亲若知道这是人家不要的才轮到她,不知做何感想。


“好啦。不退就不退,那我们去别的地方?”

店员此时盈盈笑着走了过来。 “唐先生,这就是你那幸运的女朋友?果然气质出众,和你很相配呢。”

她可不傻,刚刚两人的推拉早已看在眼里听在耳中。唐昊当天出手阔气,除了买下手链,还送了2名服务店员各一副耳环,她就是其中之一,印象深得很。

想来物品不合意人家不肯收,这事儿他们也看多了。时代进步,年轻人家境都不坏,不是每个人都会见钱眼开。

既然原来的礼物要转送,那总得再挑一件,她可要好好把握。


最后邹远挑了支素净的铂金簪子。

这是店员推荐的,说最近很潮。以前15岁叫“及笄之年”,代表女孩子可以嫁人了,现代法律要求是20岁,所以20岁生日送簪子,也渐渐流行了起来。

邹远的短发别不上,店员帮她把头发梳理集中,绑了一小撮,让簪子总算可以插过去固定住。

模样有多滑稽可以想像得到,唐昊看她活像头上肿了一包又被扎了一针,早已忍不住哈哈大笑。邹远从手机自拍画面中看到自己,也笑了起来。

她先自拍了几张,再拉唐昊一起拍。既然确定不会是美照,两人直接在店里玩起你戳我鼻孔,我捏你脸颊的游戏来了。

和唐昊在一起,她就能觉得形象什么的都没关系。


走出店门,拿的是全新未拆、细心包装好的发簪礼盒 。什么样的客人该悉心服侍,店员们可是很清楚的。

唐昊再次把盒子递给她。“20岁生日快乐。”

“谢谢。”邹远脸上仍漾着笑意。“这是我收过最开心的礼物。”


他突然想起久违的记忆,开口问了:“小远,你愿意当我的新娘吗?”


TBC.

============================================

本来打算小远生日当天发,但想想一下就会被各位太太文章淹没,于是厚着脸皮先跑了。

评论
热度(11)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