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远/昊】你的微笑 2

#预警:邹远性转/ooc/BG/三角/多私设
#于远HE


(背景说明:昊远少时回忆)

============================================

成为职业选手的契机,得从邹远12岁那年说起。

手长脚长反应绝佳的天赋,她让篮球教练看中,进了校队练习,并在第一次校际比赛,成了唯一上场的一年级生。

很可惜,邹远的表现并不是太好,输掉比赛后,教练过来鼓励她,说第一次紧张难免,没想到这是噩梦的开始。

另一个也进了篮球队的同班同学,开始串连其他女生欺凌她,先是传她用不可告人手段取得出赛资格,而后又将她当天比赛的失误做成影片上网,发给了全校同学。

她报告老师,老师惩处了始作俑者,并要求将影片撤下,但一切还是没有结束。她的文具、作业本常常不翼而飞,走在路上被男生撞倒,对方说一句对不起就跑了,留她一人收拾掉落地上的物品。

邹远离开了校队,反正进篮球队完全是教练积极安排,她并没有特别热爱。


二年级重新编班,虽然和原本有嫌隙的同学分在了不同班级,但那影片有不少人看过,一开始就对她有成见,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就在那时候,遇见了他--

唐昊,一个因打架闹事被原学校劝退转学的男生。

不要小看初中生的八卦搜集和散播能力,人还沒到,事迹已传得满城风雨;等人到了,满头乱发和新生胡渣的煞气,自然更没有翻转印象的可能。理所当然,唐昊也成了边缘人一族。


“你吃过午餐了没?”唐昊一个人趴在桌上,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次,邹远明知答案,但还是用了问句,第一次开口跟这少年攀谈。

“我不饿。”

她拿出面包。 “贩卖部有买一送一,可是我吃不下。可以帮我吃掉吗?”

“干么不带回家?”

“我妈不喜欢我买贩卖部面包,她说都是香精不健康。谁管她。”她手里还有另一个咬了一半的。

 “可是她看到一定会骂我啦,拜托你了。”

唐昊接过,三两下把面包解决,但肚子反而咕噜咕噜叫了起来,他难为情地别过头。

“我这里还有泡面,也是不能给我妈知道。”邹远从抽屉拿出了其他食物。

“你是哆啦A梦喔。”犹豫半晌,唐昊还是拿了。 “我不帮你打人,钱改天给你。”

这么可爱干净的女孩子,他不希望也是要找他帮忙寻仇的。

“蛤?”邹远不解地望着他,什么时候讲到打人了?


唐昊是不聪明--没有考试100分的那种聪明,也不懂拿来卖弄的小聪明,可是讲义气,不愿占人便宜。第二天,邹远一到校就发现唐昊把她的打扫工作完成了。

“我没钱,只有强壮的身体。”这是他的回答 。

“我要的是朋友,不是报答。”

“你送我东西吃,我帮你做清扫工作,这不就是朋友?”他以前学到的朋友,都是以互相利用为基础。

“那叫交换,万一我没有东西分你吃呢?我们就不是朋友了吗?”

“不然你说,朋友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其实邹远也不知道朋友该怎么定义,上初中后她没有交到朋友,但小学时候还是有开心回忆的。 “朋友就是好玩的一起玩,好吃的一起吃,难过的时候一起难过,快乐的时候一起快乐啊!所以打扫时间也要一起打扫。”

“你喜欢玩什么?”她接着问。

“荣耀。”唐昊心想,这还不把你这乖乖牌女生吓跑。

“真的吗?”邹远双眼放光,“你玩得怎么样?我PK有70%胜率喔!”

他突然明白,这女孩绝不是外表看起来那般简单。


渐渐邹远知道唐昊家境不好,父亲几年前出意外,母亲兼差三份工作无暇照顾他,网吧就成了他下课后的流连之地。当然,玩的就是荣耀。

因为付不出网吧费,和店长儿子借钱又还不出来,店长儿子找了几个人来刁难,他还手了,算不上罪大恶极。

再为了回报一些别人请吃饭的人情,高头大马的他又帮学长打了几个人,零零总总加起来,不知不觉满了三大过。


邹远让管家每天帮忙多准备一份便当给唐昊,课后帮他补习,小考考得好就可以去她家打荣耀,省钱省心;电脑也都准备好了,反正母亲公司汰换下来的设备多的是。

唐昊极有天赋,邹远卡住的难关,他三两下就帮她通过。

果真男生就是不一样!邹远心想。完全忘记她不知PK赢了多少男生的事实。


“小远,长大后你愿意当我的新娘吗?”

毕业典礼过没多久就是邹远生日,唐昊约她一起去游乐园庆生。他已经确定要去本地K市的百花战队训练营,母亲听到管吃管住还帮缴高中学费,马上就答应了。

晚餐时他帅气地掏钱请客,这是和训练营老师先预支的零用金;吃到一半,他突然握起邹远的手这么问着。


或许也不是那么突然,刚刚在游乐园一起玩自由落体,掉下来的那一刻,邹远自己就紧紧抓住了唐昊的手。回到地面后她连忙放开,但两人的脸都有些发烫,是太阳晒的,还是有别的原因?恐怕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

联想到方才的事,邹远更觉丢脸,手一抽,一口回绝了。

唐昊就是个笨蛋,只是是个可爱的笨蛋。她刚和唐昊成为朋友时,被一些女生讥笑,唐昊就去恐吓人家的男朋友,还很得意地跟她说他没有打人、没有留下证据,她也只能啼笑皆非。

唐昊对她的回答有些失望,不过随即又振奋了精神:“等我成为职业选手,赚很多钱的时候,我会再问一次的!”


无论如何,唐昊对她有这份心意,邹远当然还是挺高兴;但也可能只要有人愿意帮他准备午餐,陪他打荣耀,唐昊都会想把她娶回家。


高中邹远念了私立女校,总算过着比较正常的校园生活。就在这个年纪,她明白了自己是受到上天另眼相看的,只是不是好的方面,为此她甚至怀疑起自己生存的意义。

让她支撑下来的,还是荣耀带给她的归属感。

唐昊天天在线上陪她PK作任务,也介绍她看起职业联赛。不知不觉间,邹远迷上了百花战队队长张佳乐,甚至放下她原本的神枪手角色,改练起弹药专家这职业。

那绚烂的光影、层叠的迷雾,给敌人带来的迷惑,一切都令她向往;而达到那个境界,成了她的人生目标。


某次去拜访唐昊,她技痒打了一把,没想到就击败了一名学员,后来又有不服的人挑战,最后2胜3负。有人对她的模仿百花式打法毫无招架之力,当然也有人穿梭自如直接挑翻她。

在一旁观战的老师邀请她加入,可以一边继续高中学业一边在训练营学习更完整的荣耀技战体系。

邹远的母亲是位企业家,自行在国外找精子银行生下她的,开明程度远比一般人高得多,也提供给孩子相当优渥的经济环境。

女儿沉迷网游甚至想当职业选手,她并没有像一般家长那样勒令禁止,而是应允了。唯一的条件是:既然要做,就专心一意。

于是邹远办了休学,正式成为百花训练营的学员,那是第六赛季的冬天。


“小远”这称呼,就这么随着唐昊的习惯,百花全队上下,包括她最崇拜的队长张佳乐,都这么叫起她来。

可当别人也开玩笑地叫唐昊“昊昊”时,唐昊恶狠狠地瞪了回去。

只有邹远可以这样叫他。

邹远也就改口在大家面前叫他唐昊,只有两人独处时才用回年少时的昵称。


她还记得第一次叫他昊昊,唐昊一脸别扭的模样。 “干么这样叫我?”

“因为每次听到广播叫唐昊,都没什么好事。”理由随便掰的,其实她只是想给好朋友一个独有的称呼而已。

“那我要叫你什么,远远吗?”

“好啊!”

“远远,远远……三声的叠字好难念,叫小远吧。”

“小远”不也是2个三声字吗?邹远疑惑地想着。

唐昊的音量突然放低,低到只有他自己听得见。 “这样你就不会离我越来越远了。”


他本以为他和邹远都是单亲,同命相怜;但拜访过邹远家,唐昊旋即发现自己和她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

邹远现在不嫌弃他,可未来呢?

不行!他需要一条最快迈向成功的道路,那绝不可能是待在学校死读书。他最擅长的,可以让他初中毕业就开始努力,邹远也会赞成的路--只有电竞选手这个方向了!



唐昊想起了那件事。(回到现在--第九赛季结束,邹远生日当天)

“等我成为职业选手,赚很多钱的时候,我会再问一次的!”

他实现了他的诺言,他的年薪是六、七期生的翘楚。没错,于锋也没他多,更不用说其他称不上队中核心的。

至于孙翔,当初嘉世签他时就玩了一手,将叶秋要退役的消息保密到家,合约给的只是一般主力选手价,和王牌核心应有的酬劳差了一个档次。

如今输掉挑战赛的嘉世要解体出售,孙翔固然是活的,不是嘉世想卖哪就卖哪,可一叶之秋是死的哪,谁出价高谁就得,孙翔能不跟着吗?

对方在一叶之秋身上花了大把银子,给孙翔的个人薪酬难免要被压低。

就算过完夏季转会窗,唐昊有信心他仍是第一。

再说战绩,这一赛季打下来,呼啸四强,百花八强;他真切觉得,自己毫无疑问配得上邹远了。


“你愿意当我的新娘吗?跟我到N市生活,我养你,不用再那么辛苦。”

对这突如其来,说不清是求婚--唐昊明明不到可以结婚的年纪--还是求室友的问题,邹远笑了笑。

“你不用养我。但是昊昊,我想留在百花,继续当职业选手。”


TBC.

============================================

下章锋哥终于要出场了~~

评论
热度(9)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