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远/昊】你的微笑 3

#预警:邹远性转/ooc/BG/三角/多私设
#于远HE

(背景说明:第八赛季夏休,于远初识)

============================================

百花战队的正式选手分为主力和替补,新人出道首年多半只能当替补,上场机会两只手数得完。

替补选手的合约是一年,若第一年表现好,主力又有空位,就会以主力薪酬续签;若没有出头机会,夏休之前就需要和训练营学员再一同考核,决定谁能坐下一季板凳。

第七赛季末,邹远只拿到再多留一年当替补的机会,反倒唐昊已经确认下赛季可以成为主力选手。

但命运总是来得又急又快,八月中旬归队,整个风云变色。邹远成了百花缭乱的主人,战队的队长;高层捧来新合约给她,两年。

虽然合约数字和其他豪门队长比起来颇有差距,但也比刚当上主力的新人-例如唐昊-要多上一截了。

战队有心要栽培她,可惜自己表现不好。

职业选手,果然不是那么好当的啊……


第八赛季常规赛结束,百花建队以来首次跌出八强。

唐昊转会,再来百花缭乱出售,战队高层甚至连通知她一声都没有。

也差不多是时候了。邹远早已萌生退役念头,只是合约还有一年,没人通知,也不好自己把东西打包打包走人。角色都没了,在家中每天怀着如履薄冰的心情,就等战队和她讨论解约事宜。

她的休学效期到今年暑假,邹远安慰自己,该回去继续学业了。

终于到了那一天,人事部电话通知,请她回百花一趟,有事商讨。


一进会议室,大家熟悉的保姆头头--正式名称是人事部生活辅导处长,举凡选手身心健康包括门禁饮食压力大都归他管--薛处长就站在门口,拍了拍她的肩。

最前头的是招募处林处长,负责战队成员和工作人员招募、薪水洽谈、合约管理。

再来她注意到一个不属于百花的人--

蓝雨战队狂剑士,于锋。


她从第五赛季后期开始看联赛,当时孙哲平手伤已发几无出场,邹远对他的印象并不深;但在百花近3年,甚至还当了一年队长,她当然知道落花狼藉这么一个尘封已久的强力角色,看到于锋顿时联想起来。

这个时节,其他战队的选手出现在百花会议室,除要转会还有什么可能?战队卖掉了唐昊,总得再补人的,除非老板想收掉不玩了。

她曾有此怀疑,但最资深的前辈张伟说绝不可能,老板爱钱爱得很,战队给他带来的收益多大啊!要收也不是现在收;唐昊和百花缭乱会被交易,是因为这两者对方急需,刚好让俱乐部狠敲一笔罢了。


于锋是全明星级别的选手,正好配得上百花现存最有力的角色,显然是被战队请来当队长的。找她来,大概是顺带告知她即将被解约,然后要她把队长的事务交接出去吧。

“邹队你好。”于锋伸出了手。

“于锋前辈你好。”看着于锋的从容,邹远深深觉得自己差了十万八千里,无论实力还是气度。

按理说,于锋在百花是客,这手不该由他先伸。

可邹远站在跟前快30秒,丝毫没有和他打招呼的意思,他再不开口,这会议怕是继续不下去了。

唉!果然人也知道他来者不善,就是抢队长位置来的。


邹远的能力和人望,第八赛季大家都看得清楚,要于锋屈居在她领导下是绝无可能。可过渡时期,于锋倒也做好了自己干着队长职务,但只能挂名副队的心理准备,等个一年半载,让粉丝自发要求将他扶正--想来也挺让人热血沸腾的。

不能名归,也要实至。这是他加入百花的最低底线。

林处长表示,以邹远个性大概不是问题,但高层不便直接介入,得由他和邹远自己谈个结果。

意思大概是,如果于锋连邹远这么好说话的人都搞不定,想当一队之长,路恐怕还长着。


打过招呼,林处长开始向邹远说明,和她想的差不多,于锋果然是要转会来百花。林处长没有明说要谁当队长,只说请她和于锋研究一下战队成员架构及战术的安排,高层的希望是要能重塑繁花血景。

繁花血景?前辈和老粉丝们常说的那个?但她从没亲身经历过,实际的操作方法也不清楚;她老实地说了。况且…“百花缭乱不是卖掉了吗?”

“技术部会配合你的习惯,重新打造新角色,这对百花不是难事。”林处长说。

战队会留下她?不,这已经没有疑问,应该用惊叹句表示才对。战队会留下她!并且要她和眼前的狂剑士选手重塑百花经典。


“你对繁花血景了解多少?”于锋问她。

“完全没有……”念头涌上,邹远深呼吸后开口了:“前辈,你愿意执掌百花的队长,带领我们赢得胜利吗?”

她相信林处长在等她自己提,对这队长光环她也毫无眷恋,只怕于锋会不肯接受。

还好这事并没有发生,于锋平举起拳头:“我会的,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心意。”

她和于锋碰了拳,这就是兄弟间的盟约了。两人再聊了一会儿战队现况,林处长便请她先回,他们还有合约要谈。

邹远离开后,林处长笑着对于锋说:“得来全不费工夫啊,领袖就该有天生魅力。”

自己有什么魅力于锋不清楚,但邹远居然自行提出要让他当队长,他还是感到又惊又喜。喜的是自己这些年的成绩在后辈眼中显然算有分量,惊的则是邹远这份第一面就愿意交付的信任。

为了百花的前途,邹远毫不恋栈职权,这让于锋不禁又多生了几分好感。

一个人扛起战队重担,也真是难为他了。


邹远在赛场上,一向穿着男生制服,也就是长裤。

在先入为主的观念下,即使面对面,于锋也完全没有想过,这个怯生生的孩子会是女孩的可能性。直到搬来百花宿舍的那一天,他才第一次被告知,他的室友不是要和他搭档练默契的副队长,而是个新人。

因为副队长是个女生。

而那新人,就是曾信然,当时还未出道,也算是个老实肯上进的孩子;原本和唐昊住一间的训练营少年听说新队长要来,急切切地问有没有人要跟他换,最后总算问到曾信然愿意。


虽然有些讶异,于锋对女选手倒也没什么偏见,该讨论的战术配合,该要求邹远做的训练,他一样不含糊。伤脑筋的只是,邹远个性实在软弱了些,常常一个失误,掉泪掉得比水龙头还快。

她又怕被看见,比赛结束后就自个儿躲去洗手间还是什么地方,叫大家找也不是,不找也不是。

虽说女孩子嘛,不要太苛责,但邹远毕竟是副队,全队士气不佳时她还一个人消失,就算大家能体谅,也不该是常态。


初到百花时于锋的状况不佳,和队友的磨合也需要时间,战队成绩一塌糊涂;连输4场后,第五轮主场继续0比10输给临海--那时赵杨和海无量还在,但临海也绝对算不上强队,百花可说跌到谷底。

邹远躲在百花场馆的楼梯间,人倒不难找,手机一拨就通,她始终是没敢拒接队长来电。

于锋掏出纸巾,既然来找人,当然要有备而来。 “小远,我让你失望了。”

她连忙摇头。 “队长你别这么说,是我能力不够,跟不上你。”

“那就相信我,不需要哭泣。想哭的时候就来找我。”于锋扮了个鬼脸。 “小时候邻居baby不乖,都会把我借去,一看到我他们就吓到不敢哭了。”

她噗哧笑了出来。从那天起,邹远没再闹过失踨,找他的频率倒是高了,当然不是来找他哭诉,是整理好心情,要检讨缺失求精进的。对邹远的成长,无论技术或是心理素质,于锋很感欣慰,也对自己在百花的未来更有信心。


不知何时开始,邹远发现自己的目光已习惯追着于锋的身影,训练室也好,食堂也罢,看不到人就觉得心慌;每天总是他们两人在训练室待到最后一刻,她老觉熄灯熄得太早,可又期待每天从训练室走回寝室,那一小段两人独处的时光。

她知道于锋为什么会选择当职业选手,对蓝雨和昔日的旧队友又是怀抱着什么感情;喻文州是他最崇拜的选手,直到现在还是。

只是在百花过了一个赛季,于锋渐渐明白,他是没有办法把蓝雨那套管理方式依样复制到百花的,他学不来喻文州的洒脱心境,百花的队员结构和蓝雨也大相径庭。

这些事于锋会和她分享,但和荣耀圈无关的自己的事,他向来不会多说。


TBC.

热度(8)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