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远/昊】你的微笑 4

#预警:邹远性转/ooc/BG/三角/多私设
#于远HE


(背景说明:第九赛季夏休)

============================================

第九赛季季后赛第一轮对霸图,双方战至第3局,百花落败,回宿舍后邹远一直没出寝室。隔天于锋打包好行李准备回乡时,敲了她的房门要道别。

邹远见到他大包小包,心不由揪紧了,想也没想便扑向前抱住他。“队长,你要离开我们吗?”

于锋吓了一跳。“没这回事,我回家而已,8月中就回来战队了。昨天不是宣布过下赛季的集训开始日?”

她不好意思地放开了手,从比赛结束后,邹远就恍恍惚惚的,担忧着于锋要离开百花、或者反过来百花要和于锋解约;当然这完全是自寻烦恼。


“吃过早餐了吗?”现在10:00有余,夏休开始食堂也跟着休息,今天的早餐就是食堂供应的第九赛季最后一餐,但这时间也已收拾完毕。

见她摇头,于锋从行李中拿出一包饼干。“先顶着点,好好吃饭,有事可以找张伟大哥帮忙。”

张伟虽然不是K市人,但在百花奋斗这么多年,已经在K市置产,有稳定交往女友,夏休回老家省亲个几天就会回来。

“这是你要带回家的礼物吧?在机场可买不到的。”那是K市广收欢迎的一家手工饼干,每天限量不提供配送服务,得亲自去排队。他们当然没这么空闲,都是薛处长派人买回来的。

“没办法,不给你,怕你连回家的力气都没有。”

“哪儿这么虚弱了。”她还想推辞,于锋已经把包装拆开,拿起一片就塞进她嘴巴。

“拆都拆了,我总不能拿回去跟家人说,被队友偷吃掉了吧。”

“冤枉啊大人。”邹远把嘴里的饼干吃掉,不知是因为肚饿还是因为这是她最喜欢的口味,嗯~好有满足感,忍不住又自己拿了一片。队长不都说了吗,反正拆了也吃了,要究责她是跑不了的。

她转身从衣柜取了罐护手霜。 “这个拿回去,给你妈妈或是家乡的小女朋友都好。我手边没多的,你只能选一个送了。”

这话有些试探意味,但于锋没有特别回应到底要送母亲还是送幼驯,只给了她一个微笑,毫不客气地收下。

他知道邹远家境不差,用的东西也都有一定品味,不像他们这些平凡家庭出身,哪怕当职业选手赚了点钱,除了买车买房,还不知道该怎么花用好。但礼物是种心意,倒不在价值高低。


那是他们第一次贴近了彼此的胸膛。离开邹远的房间,她淡淡的发香和柔软的触感,还在他心头萦绕不去。旅途上于锋一直告诉自己别想太多,邹远只是以队员的身分,担心过头才会抱住他,换是兄弟也会这么做不是?

下次的见面倒是很快来临,大多数职业选手都出现在Q市霸图总决赛现场。

目前轮回和霸图战成1:1,第九赛季最后的胜利果实归属谁家,将在今晚揭晓。


职业选手们坐的是保留席,没划位;3天前那场--也就是总决赛第2局--大家熙熙嚷嚷进入,大致依战队划分了座位区域,不过并没有强制规定。

“晚上你们几个支持轮回的坐远点。”趁一早邹远人还没出现,吃早餐时于锋半开玩笑说着。

“我也支持霸图啊!”周光义连忙表态,转头向朱效平:“就你啦,你上一场叫好叫得最大声,你坐远一点。”

“队长,你什么时候支持霸图了? ”朱效平有些不可置信,他原以为于锋和他,有同样讨厌霸图的理由;更何况,第一轮把他们送出季后赛的就是霸图。

“这样你们都听不出来,队长支持的是小远。”张伟悠然地喝了口咖啡。

喔~众人挂上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那队长,晚上你和副队先过去,我们再慢慢晃过去就好。”周光义说。晚到的人通常没得挑位子,届时他们几人大概只能坐边边,就不会和于锋及邹远碰到面。

“前辈你也太会见风驶舵了,和我知道的霸图人不同啊。”朱效平终于找到了槽点回吐。 “照我说,我们应该先过去,故意不坐上回那区,打破既有默契,这样其他人也会换位子坐。队长他们就2个人,晚点去也可以找得到连续空位的。”

于锋都不知该感动还是该难过了,平常咋就没见你们这么灵光?

没参加到早餐会议的莫楚辰和曾信然,很快就收到其他人传来的讯息,晚上集合时间提早20分钟,以便进行大风吹作战计画。

计画还算成功,当于锋和邹远到达场馆时,百花其他5人早已各自散开去找同期生坐了,他们也就随意找了2个空位坐下。


邹远支持霸图,她希望张佳乐能达成冠军梦。

百花缭乱倒下的那一刻,邹远听到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别急,吴霜钩月已耗尽大半技能,大漠孤烟若从(110,32)方位过去拦截他,正好是杜明的视觉死角,很有机会换下轮回一个人头。”

他温柔低沉的嗓音,实战中总是能让她心安。不过现在在场上厮杀的,毕竟不是他们,他们只是台下拥有上帝视角的旁观者。

霸图的人能即时反应吗?她看向于锋,脸上仍是写满担忧。

“手会痛吗?”于锋也察觉到了她的目光,转头和她对视。

手?邹远循着这话看向自己的双手,才醒觉自己紧紧抓着于锋的手臂,已经捏出了5根红指印。

“啊…对不起。”她连忙放开。

“这几天回家吃得好又少训练,手臂长胖了。”于锋翻出掌心向上。 “抓这儿吧。”

这句话伴着他的气息,顺着耳畔窜遍了全身,邹远脸瞬间刷红了。

她将4只手指搭了上去,很快地被他握紧。

在霸图引以为傲的四季恒温场馆,于锋掌心传来的温度,暖暖地恰到好处。

牵手握手类似的动作,每场比赛都会做到,说实在没什么大不了。但这样紧紧相系度过10几20分钟,好像是…第一次?


比赛结束,虽然让大家多等了会,但张佳乐总算也从比赛席出来了;霸图六人就这样昂首朝着比赛场下走去,现场响起了掌声,邹远是拍得最用力的人群之一。

“手都拍红了吧,我看看。做个职业选手怎么这么不爱惜?”于锋半皱眉说。

邹远将手掌摊开给他,确实充血一片,但也逐渐褪去中,说不爱惜是有些夸张了。

于锋伸出手似想再次牵住她,不过邹远移开了。“很多记者在附近呢,我可不想明天和轮回一起上头版。”

他笑了笑。“你说的对,要上头版也不要选在明天,那是该属于轮回的日子。”


隔天早上,于锋一早便去搭机,大概是不想惊扰仍在睡梦中的她,邹远醒来只见门口地上多了张纸条。

“我会想念你的”

是于锋的笔迹没错!写得好像要分开很久一样,不都说八月就回来吗?邹远先是笑,然后将纸条紧紧地握在了胸口。

她现在知道,恋爱是怎么回事了。

人不在眼前时,总觉得心上缺了一角,只有见到他才能复原。

可想着他的好,眼前所有东西,都套了一层粉色的纱雾,在柔和的月光下闪耀眩目却毫不刺眼;连窗外下起她一向讨厌的倾盆大雨,都变得那么可爱。

邹远踮起足尖,在宾馆房里转起了圈,轻盈得像个芭蕾舞者。

难怪有人说,恋爱爱上的通常不真的是那个人,只是爱上自己的想像,爱上一个感觉。

晕了一会儿,她送了一条QQ给于锋:“me too”


但想像有多美好,失落就有多重。

接下来除了一则生贺,于锋一个多月没信没息,回队也仍然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邹远开始觉得自己犯痴,人说的是“想念你”,很中性的。想念归想念,不代表要有什么实际行动。

于锋就把她当兄弟,对她好,只是为了战队和谐;握她的手,大概真的是手臂被掐疼了所以换个地方给她发泄力气而已。

虽说这年代女生主动些也没什么,但自己……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吗?她只敢偷偷渴望有人会爱她到接受她的一切。也许上天确是待她不薄,早在13岁就帮她安排了人,不离不弃;是她太不知足。

可是,就算于锋不是那个命定的人,现时她就是最在意他。能为他做的,也只有让他拥有更优秀的战绩--他们本就荣辱与共,其他的不过是她自私的欲望。

邹远叹口气,开启了练习程式,摒除杂念,专心思考怎么平衡法力消耗和时间限制,达成训练目标。


于锋也着实无辜。离开Q市的前夕,某张只写着5个字的纸条,被他手心紧张的汗濡湿着。

“我会想你的”

他真的很想对邹远这么说。

比赛结束,道过晚安,他还在想她,想她的纤纤柔荑,想她脸上泛起的一片娇俏,诱人地让人想咬两口。

手机上的讯息删了又改,改了又删,弄到将近1:00,于锋仍是送不出手。接着转向手写纸条,一样揉了好几个纸团,他才终于写下那5个字。

有些兴奋,有些紧张,又怕错过班机,那晚于锋睡得并不好,翻翻覆覆到了闹钟铃响。一起床他又觉不妥,重写了一张6个字的,差一个字,情意天差地别,但看来安全一些。


可能飞行模式开太久,邹远那条回讯一直没刷到他手机通知上,于锋抱着忐忑的心情,撑到邹远生日前一天,才把她的对话框打开。

他猛然发现,邹远7/1就回了“me too”。

换于锋想转圈圈了。

他又花了一整晚,琢磨着字句。隔天早上把那则还没有黄少天随口捻来的生贺文字多的讯息,壮士断腕般送了出去,换来的是晚上邹远回了一句“谢谢。”(详见第1章

这“谢谢”是什么意思?谢谢他为战队尽心尽力?还是“谢谢,你是个好人”?

“What kind of birthday gift do you like?”

“No, thank you.”

大概是这种感觉。


他也是电竞选手,疗伤的方式大家都差不多。于锋离队前有拿了张帐号卡,夏休就在公会带团积极抢Boss去了。

后来于锋在规定的集训日当天才归队,见到邹远的第一面两人打了招呼,没人提起发生什么事。

就这样吧,我们只是战场上的搭档。每天洗澡时他把这话当咒语对自己念10遍,持续了两个礼拜才消停。


TBC.

============================================

抱歉要让大家再等2周,下一章两人终于在一起了!!(转圈圈)

评论
热度(8)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