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远/昊】你的微笑 5

#预警:邹远性转/ooc/BG/三角/多私设
#于远HE

 

(背景说明:第十赛季第11轮。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

在主场以7比3击败蓝雨,百花战队的成员气氛高昂,这是他们上半赛季魔鬼赛程的开头,博了个好彩。接下来微草、呼啸、烟雨、虚空、皇风、雷霆、霸图、轮回,一连9场,每支都有晋级前八的实力,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当然私下抱怨联盟方也就算了,在训练室里,是绝对不能说这种灭自己威风的话。

赛后大家叫了炸鸡、可乐在食堂庆祝,这年纪的男生,畅快淋漓释放了大量脑细胞,总是饿得特别快。邹远也和大伙儿一起聊天说笑,谈论着刚刚的杰出表现,只是没敢动任何一项食物。


食堂庆祝会终于结束,大家纷纷回房休息。邹远一个人上了宿舍楼顶,这里只见万家灯火和公路照明,没有星空可以欣赏,她只是在等人,等一个她都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的人。

明明要自己死心的,却总是在期盼着一个又一个“上天注定”的可能。

当于锋从那扇门出现,看到邹远也愣了一下。 “怎么在这里?”

“我猜,你可能会上来。”


大部分的战队管理都是2人一间寝室,倒不是省这点小钱,而是希望大家彼此提醒监督。这个年纪的孩子,遇到感兴趣的事常常就一头栽下去熬夜,这显然不是战队希望看到的。

虽然说监督效果有限,甚至更常是2人狼狈为奸,但多一道预防总是比让他们一进房就像脱缰野马般地自由好些。

但有时候想独处,寝室就不是个那么好的地方。除了邹远有权自己一个单间外,其他男生可没这个权利。

于锋想一个人时会上来楼顶,这是邹远某个晚上突然想到好点子,急着找他讨论时知道的;于锋没刻意隐瞒自己刚刚身在何处,但他不愿多谈,宁可专注探讨邹远想到的新战术执行可能。

虽然今晚赢了,但邹远有种感觉,于锋心里并不是那么痛快。可在赢了的氛围下,他不好表露出来,这里或许会是他沉淀思绪的地方。

见到自己,会不会反而是个干扰?


“坐吧。”于锋已经席地坐下,拍了拍旁边的地板。 “想找我说什么?”

“如果我能多带走八音符一些生命,也许……”邹远斟酌着该怎么说好。 “也许结果就是9比1了。”

“比赛就是这样,不只是你,所有人都要想着拿下越多的优势,累积下来就会是我们的胜利。”

“可是,你好像有心事。”她顿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了。 “是因为输给了黄副队?”


他是有些心情不畅,但不完全是因为擂台输给黄少天,于锋自己都很难描述这种心情。

第九赛季百花虽然晋级了八强,但对蓝雨主客场皆墨,赛后他没少被些苛刻的评论员讥讽,这是第一次他拿下了胜绩,理当意义非凡。

他原以为对旧队友的胜利,应该代表自己完成了某项突破,证明自己值得更高的位置,但不知为何有了淡淡的惆怅。

或许是因为,自己一直崇敬的那个人,终于败在自己手上。当然客场作战只要稍有不慎,关键人物被针对,团队赛往往就一败涂地;在百花的主场赢下,说实在也没有那么值得骄傲。

还有擂台赛,他以70%的血量输给黄少天,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但即使他是满血,他就能赢得了吗?

无论能不能,他还没有这样的自信。这念头又让于锋想狠狠拧自己一把。

这么多纷乱的思维,邹远要能猜得准,那已经不叫善体人意,该叫通灵才是。


“你觉得今天的擂台,我能赢吗?”

大家都是这圈子的专家,过度奉承就没意思了。邹远诚实地说:“以你70%的血量,能赢的机会不大;可情势要反过来,黄副队也是一样的。”

“是,所以我介意的不是这个。听起来很奇怪,我有点不敢相信,我们居然能让喻队束手无策。”

于锋望向她:“小远,你进步很多,因为有你,我才能达到--不,是我们一起达到现在的实力。总有一天我们会有自己的名字,就像你希望的那样。”

被他发现了。她偶尔在笔记本上乱写乱画,给他们新双花组合取的名字。邹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表达内心的激动,她只知道自己的眼神移不开,在于锋的瞳孔里,就能反映她所有的一切,所有的梦想。


被喜欢的人用这样真挚纯粹的目光注视,几个人抵挡得住?

于锋情不自禁靠她更近了些,将自己的唇覆上,轻轻碰了一下;但旋即自悔孟浪,都被浇过冷水一盆了,邹远显然对他没那个意思,现在的注视,只是对前辈或是队长的仰慕吧。

“对不起,我…我不应该……”想到这,他结巴起来,站起身打算来个郑重道歉。

一只手拉住了他。


邹远正咬着唇,似在忍耐什么。现在已是初冬时分,她纤细的手指露在长袖棉衣外,微微冻红,却有着不容挣脱的坚决。

她体质不算差,不像有些女孩冬季得裹着大棉袄才敢出门,但为了操作顺畅,比赛前邹远暖暖包几乎不离手,冬季如是,夏季空调强也是照用。

于锋也就养成了习惯,邹远上台前会握一下她的手心,感受她的温度,看她回一个微笑。

刚归队时两人有种说不出的尴尬,这习惯也就停了;直到第六轮,他在邹远上台前叮嘱几句后,要她伸出手,用力握了一下。

看到她一如往常的笑容,两人终于释然,无论过去是什么误会,他们依然会一起扛负百花的旗帜,在战场上互相依靠。


她这时也已起身,但手还是没有放开。

邹远是以为他要逃走么?自己在她心里,是这么不负责任的男人吗?于锋拉过那只手,包覆在掌心暖着。“怎么了?怕我离开?”

一语中的,她顿时从脸颊烫到了耳根,不自觉娇嗔起来:“才…才不是。你偷亲人家,总该表示点什么吧。”邹远不敢去看于锋的反应,猛然间,她已靠上宽阔胸膛,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传递着想占有她的温热,几乎要将她融化。

这要是小成本肥皂剧,这一幕肯定要用各方镜头,慢动作重播三次。

还好他没有呆到真的道起歉来。


她抬起头,于锋正定定望着她,眼中尽是满溢的温柔。他花了好一阵子才再度端起公私分明这道保护墙,只把她当队友一样爱护,不去想自己怀抱什么样的情感。但这短短数分钟发生的一切,曾经的心动怦然,瞬时填满胸壑。

此时此刻,他只想留在邹远身边,好好啜取她的芬芳;既有幸蒙她青眼,他自当毫无保留,用整个人去回报。

望著那双眼,那份心意她又怎可能领略不到?邹远没再犹豫,献上了她的吻,和她的爱人一起感受著渴望彼此的热烈。


楼顶毕竟空无一物,能找到的最舒服姿势,大概也就像现在这样,于锋靠着墙,让邹远依在他身上,软语轻喃着这一年多来印象深刻的事件;很快的两人拿出手机对照一下纪录,就发现被QQ吃了讯息,白白浪费几个月来的低潮情绪。

(笔者注:有认真看的人应该就知道QQ背了黑锅吧)

“以后有什么不痛快,别闷在心里。”于锋说。

“你也是。”要说闷葫芦,邹远可不觉得自己比得过于锋。

想说的,想问的,对方都愿意知无不言,专心倾听,彼此交换着灵魂最深的感触,无论多么微不足道、多么难以理解。

那是爱情最令人动容的地方。

时间仿佛静止了,直到于锋的手机响起,是曾信然。战队规定的就寝时间,大家都得协助确认室友没有丢掉。

他直接选择手机自动回讯,表明他收到了。


“该睡了呢。”邹远站直身,离开于锋的怀抱。

他几乎是反射动作将人拉了回来,她毫无防备重新跌进怀里的肤触,入耳的娇嘤声直酥进人骨子里,于锋搂得更緊,更加舍不得放开。

“好想抱着你睡。我跟信然说今晚在你那儿过夜可好?”

他用的是问句,但热切的眼神显然不想听到拒绝。

如果自己拒绝,会发生什么事呢?对这念头邹远笑了一下,大多时候于锋的要求、指示她都乐意配合,可当自己明确坚持时,他总是会听的。

此刻此景,一头随着夜深理智渐减的野兽,和一只握在人手掌心的小羔羊,实在不是正经讨论的时机。

她现在说什么,于锋大概都会说好,可那不是她要的。邹远希望他至少带着清醒的思绪,来决定是否要和她有认真的发展。


“你先回房,我们的事明天再好好讨论。”她拉开于锋环在她腰上的手臂,往外站了一步,但手还是牵着。

于锋盯着她的眼神渐渐软化,他们是爱侣了,他不该再用队长的威严去下达指令的。在战队里,邹远是把所有权柄让给了他,可她并不怕他,于锋很清楚。

要是怕,也不可能喜欢他。

“好,我先回去。那你也答应我一件事。”于锋说。

邹远点点头。

“穿回女装吧,你穿裙子站在台上一定很出色。”在他印象中,邹远从没有露过双腿,但曲线多少还是看得出来,他确信自己的眼光,那必然是双修长匀称的美物。


眼前这个男人,她的队长,她早就熟知的个性;他喜欢万众瞩目,自然也会希望站在他身边的女人,能把最美好的一面呈现出来。

一进训练营,邹远就剪了头发穿起长裤,弄得像个小男生,就是想让自己越中性、越不引人注目越好;身为战队唯一的女生,大家护她让她的好处她感受到了,但她完全不想落媒体口实拿她的性别和表现做文章。

原先邹远略有担心,自己能脱颖而出上位,高层是不是也考量了外表因素?幸而战队同意,让她和第七赛季一样,继续穿着男生制服上场。

凡事都宁愿低调的自己,为什么偏喜欢上他呢?


对这个要求,一如于锋大部分的要求,她心甘情愿配合。

他是她第一眼,就决定要追随的人。


TBC.

============================================

下周续更

唐昊:该我出场了吧!

评论
热度(8)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