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远/昊】你的微笑 6

#预警:邹远性转/ooc/BG/三角/多私设
#于远HE
#有兴趣可参考 百花&呼啸 第十赛季对战积分表


(背景说明:第十赛季全明星周末)

============================================

“副队终于愿意像女孩一样打扮吗?太好了!”百花造型师用剃刀修整她的眉型。

成为职业选手以来,邹远第一次同意以女装出席。自那天她答应于锋,思量之后,还是只有全明星周末适合;如果硬要她穿裙子出赛,可能比赛都打不好了。


今年她终于不是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是靠粉丝对她真正的肯定入选了全明星。17轮比赛过去,百花排名第8,这成绩邹远不是太满意,上赛季百花就是第8,今年她一直以为自己大有长进,足堪分担于锋身上的重任,名次却还是在原地徘徊。

初期那几轮打得太差呢!兴欣倒也罢了,人目前可是排名第5,绝对不算弱队;但三零一、临海、越云甚至轻裁,她无论在个人赛还是擂台赛出战,都没有拿下该有的分数。

不能说没有受到情绪低落的影响,但邹远并不想拿这当借口。

我要再加把劲才行!


“你好像很开心,是把我当洋娃娃啊?”邹远闭着眼,只能从雀跃的语调猜测这位手里拿把刀的女人在想什么。

“唉呀哪有,最开心的是于队吧。”听到这句话,她双颊又泛起绯红。被大家当茶余饭后消遣,还是不怎么习惯。

于锋和邹远的交往事实,报备了高层,也说好对外不公开--主要是邹远的意思;结果前脚刚出办公室,后脚就把众人闪瞎了。吃个饭于锋又是剥橘子又是喂甜汤的宠着邹远,分明巴不得昭告天下,哪里有想要隐瞒的样子!

保姆头头薛处长哭笑不得,选手把整个百花大楼都当自家也不能说不对,起码是向心力高的表示;他索性把工作人员全找来说明,再度强调保密协定。人就是这样,没资讯时八卦传得满天飞,一旦确认反而没兴趣传播了。


当造型师巧手画完,她看着镜中的脸孔,险些认不出来。原来自己,也可以像别的女孩一样亮眼。

她的轮廓原就不差,也不需浓妆修饰,造型师不过帮她上了适合肤色的唇彩、眼妆,打点阴影强调,保持一份清纯裸妆感,更适合她的气质。

今天只是定装,全明星3天造型师也得跟着。造成战队额外麻烦,邹远觉着有些抱歉,不过薛处长看过非常满意,造型师跟去不过多双筷子,住的和邹远一间,连房费都不用多花。

能把自家女选手宣传起来,那可是数不尽的广告效益啊!



“小远!”全明星周第一天活动结束,选手通道里唐昊过来和邹远打招呼,倒是引起某些新踏入这圈子的人一阵侧目。

不明究底的人大概以为唐昊对邹远嫉妒得很,类似的言论在第八、九赛季时,各讨论区甚至一些不严谨的小报都曾传过:唐昊就是眼红邹远的地位,所以份外努力打出一片天,如今看他在呼啸的成绩,堪做为荣耀励志榜样了!

简直是在写小说呢这是。


邹远和唐昊被战队通知成为下一季正式选手的那天,虽然只是替补,但离梦想近了一大步,两人开心地到常去的餐厅庆祝。

大萤幕转播的微草vs.蓝雨总决赛正精采,唐昊突然拍拍她的肩,说她脸上有东西,越靠越近突然捧起她的脸吻了一通。没尝过的事当然有股新鲜的清甜,但回神后邹远也就不客气地还他一巴掌了。

打完邹远有些懊悔下手太重,打人耳光毕竟不是文明行为。“昊昊,对不起,很痛吗?”

他抚着颊边,脸上尽是合不拢嘴的笑意:“没关系,打是情骂是爱嘛。”

这让她好气又好笑,索性不理他,这下换唐昊慌了,赶紧跟她赔不是。直到她撑不住笑场,两人又开怀大笑起来。

初吻随随便便被夺走,当然有些遗憾,但对方是和她一起长大的少年,邹远也没有太排斥。唐昊若真告白,她好像……想不到拒绝的理由?

他没再追问,邹远松了口气,但心里似乎又有些淡淡的失落。


第八赛季,邹远从替补身分咻一下担当起队内核心,前10轮一片惨状,终于在第十一轮,唐昊的精采表现让他获得了三大电竞媒体的下一期头条版面。

为了让责难的目光少一点落在邹远身上,他比前几年更加倍努力,成为了人们口中的百花救世主,新体系开创者;但要说取代邹远的队长位置,唐昊可从来没有想过。

他那一季的梦想,只是希望战队买来唐三打,他要让唐三打和百花缭乱,再振起百花战队新的春天!

这个梦想如你我所知没有实现,呼啸向唐昊抛来了橄榄枝,薪水是他在百花的数倍。毕竟第八赛季开打时他尚默默无闻,俱乐部给他的薪酬也就只是一般新人主力级别,一年后等他合约到期,百花若要留他,肯定也会开出不差的价码。

只可惜现时百花看来是宁可把他卖了拿转会费。


这对唐昊无疑是艰难的抉择,他舍不下邹远让她一个人再度面对第八赛季初时的困境,但他又何尝没有闯出一番事业的心气!唐三打比他的德里罗强力太多,呼啸又是以流氓为核心的战队,他不禁幻想自己转会后,能发挥多大的威力。

他去问了人事部林处长,战队打算对邹远怎么安排,林处长要他别担心,教练群仍然看好邹远的潜力,也会补进其他选手,不会让她独力承担。

不过要补进谁还不能说,天机不可泄漏。

唐昊总算听明白,百花高层早已布好棋,就算他拒不转会,队内也不会给他更多资源;此消彼长,不选呼啸简直是傻了。

青梅竹马,就此各走各路。


邹远送他走进候机室,笑着要他在呼啸好好努力,可看着那架往N市的班机起飞,她终是忍不住放声宣泄,顿觉失了依靠。

第九赛季初,她比过往更加多愁善感,更常自个儿消失疗伤,队里人除了于锋大概都知道怎么回事,也不忍心责怪她;可最后,那个不厌其烦、对谁都循循善诱的男人伴着她学习独立担当,毫无保留把背后交给她,就这样一点一滴渗进了她心里。



二十四位全明星都在台上时,唐昊还没机会仔细看,此时一见才发现,邹远全身上下,精心描绘的妆容,他没见过的百花女生队服,搭配短靴衬出她一双长腿,散发着动人的妩媚。

笔者注:百花不是某庙,女队员肯定有过的。制服只是久没人穿,非临时设计

在他心中,邹远原就是像仙女一般的存在,此刻,更是晋升为女神了。

“昊昊,好久不见!最近好吗?”邹远也热情地和他打着招呼。上个月呼啸来百花主场拿了3比7,赛后唐昊手机就关了,也没和她联络。

“不好,我又过敏。N市空气很差,还是K市好。”说完就打了个喷嚏。

如果你能回来就好了。邹远闪过这个念头,却没有说出口。老板不会愿意出这笔钱,何况这分明更掺杂着想少一个敌手的私心。

“回头我寄点药材给你,调养一下体质。”现在她能做的也只有这样了。

“小远,等会儿来帮我刮痧嘛,这样好得快点。”唐昊半撒娇着,想像邹远穿着这身制服进到他房里,一颗心莫名躁动了起来。

“刮痧?你不看看现在几月天?”唐昊母亲是南方人,从小就有帮他刮痧的习惯,偶尔暑气难消时邹远帮过他几次,似乎真有点用,他倒没敢厚着脸皮说要跟邹远礼尚往来。

听说湿热之地更有奇效,N市大概可算,不过那也是夏季的事。

“我这身体阳刚气重,一年四季都适用,你摸摸,热得跟木炭一样。”他穿着短袖衬衫,手臂伸了过来。


“唐队有事?”于锋原在后头和徐景熙聊着,没细听他们说了什么,但这横里飞来一臂挡在自家副队兼女友面前,颇有来者不善之意,想也没想便出头了。

“没事的。”邹远笑笑挥开唐昊的手,换了个话题。“不如晚上和我们一起吃饭?大家很想你呢。”

唐昊看了看于锋。“没兴趣。”他完全不想和这个间接让他非出走不可的家伙同桌吃饭。 

“医生叫我这几天少出门,尽量在室内休息。你要不方便,晚点我们连线副本再聊。”



晚饭后大家各自有安排,有去网吧和别队PK的,有吆喝着去逛Q市的。不过我们主角俩正浓情蜜意,哪里有比彼此更好玩的地方?

于锋乖乖躺着,让邹远用她300多APM的左手,敲打着胸膛。

玩的是猜技能的游戏。

于锋先随机抽出职业,然后邹远想个该职业的5项技能组合,在他身上模拟操作。他的任务就是猜出到底是哪5项技能。

职业选手当然对24职业都不陌生,一般来说就算操作别种职业,至少也有网游高手的程度。不过这游戏的难度在于,技能是随邹远高兴选的,正常情况不会出现的组合,例如战法不可能把人天击浮空再来个抡脚的霸碎,在她手指下的一方天地,什么都可能发生。

刚刚抽到狂剑他还暗爽着,结果十字斩后来个噬魂血手再来个血气之剑突然又开起狂暴,简直乱七八糟,实战中哪有人这么打的?除非是虐菜去了。

猜流氓技能时还让他想起了兴欣那个包子。

这游戏猜赢的奖励是--换邹远乖乖躺着当他的人体键盘。嗯,很够他聚精会神杀死一堆脑细胞也要想着怎么能赢了。

从狂剑那例子,于锋灵光一闪,抽到弹药专家时才是他最好的机会啊!愈熟悉的职业,手总是动得比大脑还快速,邹远很可能反射性操作出她最常使用的技能组合。

不过,得先卸下她的心防才行……


于锋还在思考为达目的该如何布局,邹远手机先响了,是唐昊打来的。

“我回房和唐昊副本。”从霸图场馆回来时她就和于锋提过,晚上要拨时间和唐昊叙叙。

“让他等一下吧,我还没猜对过呢。”目前玩了8个职业,全数失败。玩到第4个他便要求邹远先把技能写下来放一旁,免得耍赖,结果证明人家根本不需要耍什么赖。

除了技能难以预测,指尖落在身上,有意无意的挑逗也很令人分心。于锋一方面懊恼自己不该轻易被拐动玩这游戏,弄得不赢就没有奖励似的;另一方面却又不愿轻易认输。

看邹远已经起身,亲亲他的脸颊要道别,他改口:“要不在我这儿副本,我保证不打扰你们。”

“才怪。”她笑。于锋也许做得到不开口,但两只手铁定不会让她专心。“晚安。”

虽然多少有些不快,不过全明星周嘛,大家难得有闲放松,于锋也不好硬挡着他们旧识相叙,何况只是线上交流。邹远那房里还有设计师住,不管人在不在,要踏入女孩子房间总该先征得同意,硬闯绝不在他考虑范围内。

看看时间才20:30,他还自掏腰包,要曾信然好好体验Q市夜生活,23:00过后再回来。这钱真是花得尴尬了,也不知曾信然跟几个人八过,他要是现在出门遇到知情的人,队长颜面不知要往哪儿摆。



全明星周第三天,观众最注目的全明星赛。

自从搞清楚邹远是个娇滴滴的女生,大家看她的眼光就完全改变。人家可也曾是荣耀联盟史上第二位女队长啊!虽然成绩和烟雨是不能比,光这份毅力也够令人对她刮目相看的。

再怎么把男女平权喊得震天价响,某些领域还是会因比例偏差而让两性得到不同待遇。全明星赛一分好队,苏沐澄便热络地靠过来和邹远攀谈着,顺道把她加进女选手QQ群,完全没理会另一端吵怎么安排何时出场。


个人赛第二场结束,邹远输给了江波涛。在叶修说了那句“又不是第一次”,她神色更加沮丧,于锋赶忙拉着她去了选手专用通道。

众人纷纷朝叶修投去鄙夷的目光,对个女孩子,你至于吗?

叶修才觉得这群家伙莫名其妙,邹远都出道4年,3届全明星了,输个一场就泪眼汪汪是什么事。依他看根本是睫毛膏掉眼睛里了吧,陈果就常这么说。

在另一队的唐昊此时也去了通道,想给邹远发个讯安慰来着,但他看到了已经在那儿的两人,双手轻握,鼻尖碰着鼻尖说话,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这已经不是假想敌的层级,这是实际存在的威胁。



邹远生日那天拒绝了他的“求婚”,理由是“我想留在百花,继续当职业选手。”

“于锋一来他们就拔掉了你的队长职位,这样的战队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不是这样的。于锋前辈到百花的时候,我心想,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队长的位置就该给有能力的人。”邹远直视着唐昊,那力度传达了她的决心。

“昊昊,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早些把队长的位子让出来,也许百花在你带领下早已走出新格局,战队会把唐三打收购过来,也不会把你交易掉。”

这话是真心的。虽说百花的传统是狂剑弹药,但除了张伟,现在的百花成员谁经历过那年代?如果她不是花了太多时间执着在模仿百花式,而是和唐昊一起研拟更好的配合方法,不见得不能创造一片属于流氓弹药的辉煌。

但逝去的时光无法追回。“我不想再一次懊悔,所以我要留在百花,证明这样的选择没有错。”


邹远仰慕有实力的人,这很正常,谁不是呢?可要比实力,他绝不认为于锋胜得了他。

这两天和邹远线上聊时,她并没有特别提起于锋和她有什么不寻常关系。这铁定是于锋借势借端,以安慰为名,行骚扰之实,以为近水楼台,就可以先一步拉近距离吗?

看我等会儿不把你打得落花流水!

直到此刻,唐昊发现过往的心情都只能算是小孩子扮家家,现在心中灼热的嫉妒和强烈的占有欲,这才叫恋爱吧?

这么多年来,邹远身边的位置,无论是赛场上还是现实中,都应该是他的,绝不会让给别人!



全明星团队赛没有给唐昊针对于锋的机会。虽然他被王杰希打得晕头转向不甚光彩,但自己怎么也是正选,比起排第六人的于锋,谁的实力更被认可无庸置疑了。

散场时,他找上于锋。 “我警告你,不要打小远的主意。”

于锋愣了一下,随即笑笑:“这事你自己问她吧。”

“你敢不敢跟我打赌,竞技场见,谁输了,谁就放弃小远。”

“她不是给你拿来交易的。”于锋脸色一沉。 “唐队也是队长身份了,目光该放远一点,别只是逞个人意气。”

“你怕了?”唐昊冷哼一声,不过接着打起的喷嚏有些破坏气势。

这时岂能退缩!于锋胸中也燃起了气焰。“要赌我奉陪!就赌本赛季名次。百花若输给呼啸,欢迎唐队回来,必要时我自请减薪;若赢,唐队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这下换唐昊愣住,这赌注是否对他有利,他一时间竟没想明白。百花目前应是落后呼啸一个名次,但实际分差不清楚,他追赶的焦点,向来只看着前方。

“你说的是季后还常规?”

“有季后当然看季后,就怕呼啸没这机会。”

“笑话!百花可还落后呼啸,这句话你自己收着吧!”

于锋离开后,唐昊仔细一想,呼啸若输,他得遵守诺言放弃他从小的想望;但呼啸若赢,他何必回百花?绕了一圈,根本就是空谈嘛!这个于锋,被他骗了!


另一端于锋倒是苦笑了。无论谁赢谁输,赌注都没有多大意义;邹远是人又不是东西,是有她自由意志的,要是知道唐昊拿她来对赌,自己也掺和进去,不生气才怪。

但赌局他毕竟是接受了!这两天晚上唐昊占据邹远大半时间,现在还一副自己才是正主的模样,他的修养可没好到无视挑衅上门。

唐昊说的没错,要说谁会在八强掉队,百花可是危险得多。呼啸现时的积分比百花多了12分,而百花接下来的对手是——

霸图、轮回,目前积分榜上第2、1名。

要赢啊!他握紧拳头。


要赢下比赛,可不是有决心就够,于锋更加专注研究目前霸图的轮换规则下,非主力选手常有的生疏及配合不到位之处,在客场以8比2拿下。

但轮回就真的令人头痛,18轮连胜,毫无破绽可言,双一组合的强势无人能挡,直至上场前,他心中仍没有个踏实的策略。

不过这局毕竟是百花主场,对地图的熟悉度自然不是轮回队员一蹴可几,在邹远的刻意引导下,孙翔只身入了陷阱被一波带走,终至拿下胜利。

破了轮回的连胜金身,众人激动不已,19支队伍,他们是唯一一支击败冠军队的。在自家主场,又正好是春节假期前最后一轮,百花队员把他们的正副队长抛举起来庆祝,气氛非常热烈。



此刻的呼啸战队被大巴承载回酒店,一片黯淡。

0:10输给兴欣,1:9输给微草,唐昊一人坐在最后排位置,心情极恶。

单人赛对上叶修,擂台赛对上王杰希,他输掉没有人苛责,连记者都放过了他;对唐昊来说,这却是种屈辱,代表在大多数人的心中,他还比不上这两位。

叶修他尚可咬牙接受,散人这种妖孽职业,连18轮不败,唐昊不得不承认还需要更多经验和观察;但王杰希今天的风格并不特别刁钻,毕竟待会儿还有团队赛,魔术师打法也没有那么容易收放自如,这也是为何平时不易见到--他却白白错过3次胜机。

明天大概会被写成“尚未走出全明星赛阴影”,喵的!

他是想起了全明星赛,也确实走了神,但走神的最大原因,是从邹远那里得到的回答。

“队长和我正在交往,对不起没有早点告诉你。”

难怪于锋叫他自己去问,他可以想像得到当时于锋心里显然得意万分。

百花今晚的成绩也已出炉,7:3胜轮回,这两轮下来,12分胜差居然真的就这样被追上了!


14场,这是百花上半赛季团队赛的胜场数,呼啸则是10场。唐昊身为队长,敌我优劣势多少也会主动了解;4场的差距就是20分,足以弥补百花个人实力略显薄弱,至今连一个10比0都没拿过的缺陷。

队友不靠谱,他也无可奈何。所有人都说呼啸没有完整战术体系,团队赛没有方向;高层想求购张新杰,来问过他意见,唐昊虽不置可否,但他对张新杰亦无恶感,能有更强力的队友让他发挥实力,自然也是乐见其成。

价码,呼啸给的绝不会少,甚至可能凌驾他之上,唐昊也都忍着说服自己接受了,谁知张新杰一口回绝。

那只能是一个理由,张新杰摆明看不起他们,认为呼啸的夺冠机会远没有霸图那堆老头子高。从此刻起,张新杰也被他划入了黑名单。

就让你们看看,我一个人,也可以带领呼啸走向胜利!


TBC.

============================================

下周续更

评论
热度(7)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