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远】求婚记(上)

* 两人皆已退役,具体时间不指明了。

* 本篇清水傻白甜,私设如山,有实况对话体。



6月上旬,K市某技术学院毕业典礼。


售花的小贩一早便来占好位置,尽管花团锦簇,香气遍野,一个捧着大把花束--目测至少99朵香槟玫瑰--的年轻人,还是相当醒目,让人不禁好奇多看两眼。


年轻人大概也被众多目光瞧怕了,索性找个空位席地而坐,用花束遮了自己的脸。


叽--地一声,一架红色的Ducati Monster划破空气而至。重车骑士眼见现场人多,不甚宽敞,倏地停下,只闻轰隆隆的稳步声响。


骑士拿下乌亮镜面的全罩安全帽,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出现。他向不远处的掌镜者挥了挥手:“效果如何?”


“没问题!”对方比了个大姆指向上手势。“只是甩尾没做,可惜了这车的性能,要不拿前2天排练的画面?”


“算了,除非你能现场后制背景。”于锋虽也觉有些可惜,不过耍帅毕竟不是今天重点。


捧着玫瑰的年轻人这时也冲向前来。 “于先生!你可总算来了,我等得手都酸了。这花是要求婚的?一毕业就嫁给你这样的成功人士,对方一定很漂亮,真想看看啊!”


等这么久也着实辛苦,于锋掏出额外的小费给人。这人显然不是荣耀粉,粉丝肯定知道他的对象是谁。


既不是荣耀粉,那这“成功人士”也不过是随口诌来。




3年前,百花拿下队史第一个总冠军。


正当众人以为狂影飞花将在荣耀史上写下浓重的一笔,8月下旬百花战队便宣布了邹远和张伟退役的消息,由新人弹药专家接下花繁似锦,朱效平接任副队位置。


急流勇退啊,人们这么说。当中不乏惋惜的声音,毕竟邹远正值当打之年,给张伟的倒全是一片祝贺声。


又过了2年,于锋合约到期。这2年百花止步八强四强,算不得突出,但被喻为天才的弹药新人技术越发成熟,曾信然带着近几年百花蓄力打造的德里罗进了全明星,训练营也提拔了一位狂剑苗子上来。于锋干脆地选择了退役,将战队交给后辈。朱效平也一同退役,应聘担任百花教练,于锋则是婉谢了。



于锋退役的消息一公开,喻文州第一时间打来,问他有没有兴趣在联盟工作,他需要一个执行力强的人,带领年轻毕业生处理宣传事务。


“过一年再看看,等小远毕业,他想当荣耀程序员。”


“程序员?那可不好考。”喻文州略一沉吟。“如果有需要,我可以使点力。”


“不用了,他不喜欢这套,真考不上就留在百花技术部,不用离乡背井也很好。”


“那你呢?没有自己的打算? ”


“打算当然有,说了怕喻队笑话。我想从事个自己感兴趣,而且无论小远去哪里,我都能陪在他身边的事业。”



邹远当年先回家住了一段时间,确定申请上技术学院后租了离学校近的房,还没学籍先去旁听。于锋通常周末过来小住,主场比赛结束的星期六深夜,或是客场比赛回K市的星期日傍晚,周一休息日,晚上回去战队。


等于锋也退役之后,两人找了个学校附近的高级公寓,正式同居生活。


研究了一阵子,设备也买好,于锋的实况频道开台,一周3天。星期六晚上以解说百花的比赛为主,除非联盟方刚好也挑了百花的赛事转播,那就换一场;这是种不需言说的默契,何必做跟联盟方抢客源这种互相伤害的事?


平常则依粉丝的喜好,挑一天攻略大家想看的副本或是竞技场和高手比拼,另一天则玩些时下热门的游戏,只要和荣耀性质不同,来者不拒,互不冲突。



实况可不只是那几小时露露脸玩玩游戏就好。


除了竞技场随机配对,比赛现场直播这种没办法事先准备,其他像副本或是单机游戏,为了让过程生动有趣,于锋至少要先跑个3~5次,找哏找细节兼研究攻略,绝不如想像中轻松。


至于比赛实况解说更是如此,不持续吸收新知,研究每一队战术战略,不用多久就沦为像李艺博那样的程度,别人还看你做啥?


挟着原有的人气,于锋很快培养了不少实况粉丝,收益虽然只是电竞选手的九牛一毛,但要养活几口人倒也绰绰有余了。




某个星期六,百花vs.嘉世,团队赛前的空档,于锋正在解说百花现任队长杨奕在擂台赛的一些打法选择,是否可能造成不同结果。


聊天幕此时刷出一条:[如果是邹副,一定会选择B路线吧,这样擂台就能赢了。 ]


于锋:“我基本同意,小远大多数时候会选B路线,因为适合他擅于精准控制的风格。但是战斗格式在银武上打造的技能恰好可以破解这条路线,这变成是一个赌邱非会做出何等对应的抉择,杨奕不选,我认为无可厚非。”


[你们有没有发现,于队解说比赛时都是用全名称呼选手,只有邹副他用小远称呼? ]

[锋哥还是和小远在一起吗? ]

[想知道+1]

[+2]

[+3]

[我说你们会不会想太多,于队之前也用过黄少称呼黄少天,对退役选手,不需要用那么正经的口吻吧]

[他们什么时候承认在一起过? ]

[楼上是不是百花粉啊? ! ! 3年前拿到总冠军,锋哥在台上惊天一吻你不知道? ]

[你们一直追问好吗?万一于队和邹副已经分手,叫人家怎么答。于队我永远支持你! ]

[于队和邹副分手了? 😱😱😱😱😱]

[呜呜呜不要啊~虽然好几年没看到锋哥和小远同台,但我一直相信他们幸福地在一起]

[我一直不敢说,上个月我在G市超市,看到于队和郑轩一起买东西来着。]

[所以锋哥回G市找旧爱?]

[就说于郑才是王道你们不信!]


不过喝口水的空档,楼已经整个歪掉,谣言果然有自我发展能力。


于锋哭笑不得,上个月他何时去过G市,郑轩也早不住那儿了。“好了你们,小远在我身边呢。团队赛要开始了,大家收收心。”


[没有骗人吧?!?]

[可以让我们看看小远吗?]


于锋:“你们也知道小远比较低调。这样吧,如果比赛结束时在线人数能突破本台纪录,我就请他和各位打个招呼。”



百花官微和各大论坛瞬时炸锅,大家奔相走告。比赛结束,于锋的实况频道在线纪录果然被刷新了。


于锋笑問:“你们这么想看邹远?”


[想]

[当然想,3年没看到邹副了]

[我们要看小远喂锋哥吃水果~~ ]

[是于队喂邹副吧! ]

[上面的注意素质好呗? ]

[你自己想歪了别怪我!当初第一张传出的照片不就是于队喂邹副喝西米露。 ]

[那个没多久就被撤了,百花公关说是P的。 ]

[到底是不是P的啊于队? ]


于锋:“不知道,那时候没时间看这些个小报。小远问说他只露手可以吗?”


[起码也要露胸! ]

[对!邹副胸膛我们都看过,这样才能证明。 ]

[那张百花全员拍的戏水安全海报我到现在还珍藏着]

[楼上出售吗? 1000r收]

[donate给于队吧! ]

[我们这么多人苦苦等候,今天没看到小远我就检举这台! ]

[锋哥你是金屋藏了别人不敢给我们看? ]


于锋:“这真的冤枉,我这儿只藏了小远,没别人了。露胸是一定不行,先不说露胸算不算妨害风化,我的小远哪能给你们说看就看。好了,人要来啰。”


从镜头外慢慢晃进了两管运动长裤,当然是邹远特意为了上镜去换的,他可不想穿着家居短裤,腿毛全给人看光。海报还有修图,实况可是赤裸裸一览无遗。


随着人走近,一盘西瓜渐渐出现在腰部、胸部的位置,最后挡在了脸前。


[天啊!这手真是邹副! ]

[我想当那盘西瓜,能让小远捧着,被吃掉也甘愿了。 ]

[那个说看手就知道是邹副的,我拿20张电竞选手的手照给你挑,看你挑不挑得出来]


只见西瓜盘后,两人交头接耳不知说些什么。


[你们看于队笑得多开(xie)心(qi)]

[楼上你这话过份了啊! 😒😒😒]

[我是说血气,你们想到哪儿了]


“小远说让你们选,现在是21:50,从22:00开始,第10位的选择将决定他怎么露脸,要叫人的赶快去。”他打开了实况主专用广播文字频道。


1:露侧脸喂西瓜

2:戴面具直播接吻

3:正脸跟大家打声招呼


[直播接吻! ! !我幸福得要晕了~~~]

[可以吗?会不会被检举? ]


于锋:“嗯,所以只能看到我的后脑勺,跟小远一半的脸吧,而且是戴着面具的。”


[喂西瓜是谁喂谁? ]


于锋:“都可以,你们决定。”


[正脸正脸正脸!大家齐心协力啊! ]




TBC.

评论
热度(13)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