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远】求婚记(中)

一到22:00,频道刷刷刷地卷了5页。


于锋:“我看看…你们真是太热情了。好,第10位是这位枫叶落红,选了2。”


[啧~搞什么! ! !这样不是什么都看不到! ]

[居然不是用锋哥的锋字,肯定是奸细吧]

[这人是不是于队派来的刷手?前10里他一个人就刷了3次! ]

[你别说,说不定是邹副本人。 ]

[只要确定锋哥还是和小远在一起我就死而无憾了~~于远最高!]


于锋调了下镜头:“真的让你们都看不到也太吊人胃口,你们可以看一下小远戴面具的实况。”


[小远我❤你! ]

[小远现在做什么职业呢? ]

[当然是做家庭主夫啊! ]

[于队实况收入有办法养家吗? ]


于锋:“这就得靠大家多支持了。小远在念大学,为了新目标努力着。”


邹远走了过来,戴的是临时克难剪出来的厚纸板面具,下半脸倒是完好显现。于锋果真说到做到,只让大家看他的后脑勺,亲完,邹远便一溜烟消失了。


于锋:“感谢收看,希望你们都满意,下周二一样21:00见。没有小远当嘉宾,还请各位继续支持。”



“今天大家赞助很多,你多露脸几回,我们可以升级成海岛婚礼。”于锋半开玩笑地说。


“他们看多就腻了吧。”邹远没把他说的话放心上。金钱大概是他们最不需考虑的问题,有问题的是于锋家人的想法。


于锋长年在K市生活,邹远家跑得不要跑了,邹远母亲一如大部分的母亲,只要孩子快乐幸福就好,很快接受了儿子的伴侣是个男人,对于锋也满意至极;但相对来说于锋家人没看过邹远几回,也谈不上有什么感觉。


何况于锋根本没有和他们提过,他和邹远是什么关系。


会有多少反对多少阻力,可不是他脑补完就能视而不见。邹远干脆不去想,活在当下就好了吧。



他被于锋一把拉过来坐在腿上。“谁说的?我看了这么久,从来没有腻过。”


“现在我还是青春的肉体,等老了,皮松肉垮,看你腻不腻。”


“那时候我也老了,”于锋认真地看着他。 “你比我晚2岁老,还得你照顾我。”


“谁要照顾你,你家人又不认识我,同意书也不会照我意思签。”说完邹远觉得话说重了,赶紧缓颊。“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有难处,我知道。”


于锋笑笑没再辩驳。



他在等自己毕业呢,一旦毕业了,安顿好了,也许于锋就可以无牵无挂离开了。


百花邀他当教练;喻文州邀他当宣传主任;而他现在实况做得还可以,也有朝开工作室,找几位成员弄出更精采的直播内容,顺道再接些案子的打算。这就是人家说的狡兔有三窟吧。


全是自己做不来的事……即使是当教练,在那些孩子面前,邹远也端不出长辈的架子。


自己这种一临场发挥就结巴、一被质疑就脑袋空白的缺点,一直都没有长进。要怪也可以怪于锋宠的,他一来就说“用你最舒服的方式做职业选手就好”。



自己的天性,就是适合事先策划,对着电脑摆弄,所以邹远很早便立志退役后要当程序员,以这样的方式继续贡献给他最爱的荣耀。


拿下总冠军那一刻,他突然发现自己不是被狂喜,而是被忧虑包围。


当梦想近在天边,再多踮一点脚尖,再多伸长一点手臂,似乎就能触及时,他无所畏惧;一旦梦想怀抱在了手上,却有著满满的不真实和莫名的空虚。


到了巅峰,是不是就等着往下走?为了维持王座,要加倍付出多少心力?


或许是时候,迈向下一个阶段了。



那一晚,邹远辗转难眠,晨起便向于锋说了退役念头。


中间两人大吵冷战,于锋苦口婆心说理说情,他几度动摇。


最后的解决,他拿了个人生树状图和于锋模拟,对他来说最幸福的道路,只有在此刻做出抉择才能达到。


于锋终于接受。爱一个人,从来就不该逼他只能做自己想要的样子。



这个选择,邹远没有后悔。


他希望荣耀丰富多彩的发展里,有自己的一份力;有空也帮于锋正在玩的、规模不大还没那么严谨的小游戏弄些外挂,实况中当然不会用,但可以省去一些打怪升级攒人品的时间。


辛苦了2年多即将毕业,能不能进联盟打工还是未知数,那得通过考试。倒是百花技术部主任之前分了些精进训练程序的活给他,也对他的成果满意。


可以用这样的方式陪伴荣耀到真正退休的那天,做个长长久久的美梦,真是幸福不过。


只是,在他幸福的尽头,可会有最爱的人相伴?




星期四实况场,打单机游戏。这是人数最少,但纯粉丝最多的时段,大部分时间都在聊天。


于锋:“跟大伙儿说个秘密,不过你们可别泄漏,也别打在聊天幕上。”


[锋哥要跟我们说秘密? ]

[绝对不说,谁说了谁是小狗。 ]


于锋:“这可不是小狗可以解决的,谁打了关键字我只好把谁拉黑了。”


[😷]


于锋:“6月X日,我要向小远求婚。”


[可以说,con…吗? ]


于锋:“不行,何况也不一定成功。”


[💕💕💕💕💕💕💕]


于锋:“好吧,这个可以。”


[💞💞💞💞💞💞💞]

[👏👏👏👏👏👏👏👏👏👏👏👏]


于锋:“重点还没说,当天11:00会开直播,请大家陪着我一起。”


[啊?要上课啊~~~]

[我决定请假了! ]

[一定要选那天吗? ]

[小远今年毕业,是毕业典礼吧? ] --> (讯息已被删除)


于锋:“因为讯息可以整个copy,太容易暴露了,不好意思,这位‘今年夏天好热’。

    请大家务必保守秘密,想帮忙宣传的朋友也请尽量低调,宣传频道名和时间就好。”




停好重机,于锋戴上无线耳麦,确认连线正常。“朱大摄影师,今天成败靠你了。收音效果如何?”


“放心,很清楚。”掌镜的人正是朱效平,教练当得常被小毛头气个半死,正有意离职和于锋搭伙开工作室,也就义不容辞来帮忙。


其他旧时伙伴,若是个只有亲友参加的求婚场合倒可以一找;但既然选了毕业典礼这天,校园里人多易走失也没个地方好藏,于锋便只是个别发讯请大家收看实况。


“先把刚刚那段画面和之前影片处理一下,11:00开始直播。”



“各位好,我是于锋,感谢大家在这个上班上课日,百忙中收看今天的实况,一起见证我人生最重要的一刻。无论成败,稍晚我都会将精华剪辑好,21:00播出,届时欢迎大家一起交流。让我们先看一段早先的画面,顺便无偿帮我的小老婆娘家打个广告……”


录制的影片从前几天上网订花束,挑戒指,今天早上邹远和他打过招呼出门,他换上衬衫别好袖扣,套上皮衣长靴,牵出重车,驰骋在市区,一直到接下店员捧花,切回了现场模式。



毕业生陆陆续续步出礼堂,于锋早和邹远母亲排演过,要把人带到哪个地点,让邹远背对校门方向。


邹远穿戴着学士服,在母亲指挥下往后退,突然撞到了某样东西。“对不起……”他急忙转身道歉。


好大一束花!这人是怎样,不懂看场合?


花束慢慢移开,居然是那张熟悉不过的脸,邹远瞬间惊呆了。


于锋不至于没常识到搞不清楚毕业典礼该送什么样的花束,这是…这是……


理智要他别往下想,可一颗心早已飞上了云端。



“小远,恭喜你毕业。你大概也猜到我想做什么了?”邹远点点头,眉头微皱,但嘴角藏不住笑意昂扬。


“我想了很久,婚约到底重不重要?和你在一起很开心,这样不够吗?一张纸不能证明什么,何况我们还得飞国外去领这张纸,国内哪一年能承认都不知道。

    可是,我越来越觉得这很重要,那是我能给的,最认真的承诺。我们都不信神,所以我会对着自己灵魂起誓。

    111朵玫瑰,你是我一生一世唯一的爱。”他将手上的花递给邹远。




TBC. 

热度(24)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