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远】求婚记(下)


“等等--”邹远心中一直有的结浮上。 “你家人那边呢?”


“他们3年前就知道了,总决赛他们还是有看的。”于锋平静地说:“我老爸当时气得说不给我进门,那年夏休我没回去还记得吧。哪知过年时就心软了,要我回家,介绍一堆女孩子吃饭,我全跟人家道歉说我心有所属。

 前阵子我找他谈判。他无非要个孙子传香火,领养的不成吗?我老爸还温情攻势,说怕我老了没依靠呢,领养的怎么也比不过自己生的好。

 我说他要不肯接受你,我这个亲生的儿子就会只剩下提款机功能了。”


“你真这么说?我可不希望你为了我和家里闹翻。”邹远眉头拧紧了些。


“嗯,话说得重了,我有向老爹道歉;不过我也到这个年纪,不能一直等他想通那日。”说完于锋笑了笑。“想要养个孩子吗?”


“我…我不知道。”对邹远来说,这个消息是第一次听到,比于锋求婚更让他没有心理准备。


“不急,以后慢慢考虑,现在想着我们两人就好。”于锋是喜欢小孩的,但邹远的意愿当然更为重要。



“队长,观众抱怨听不到小远说话。”朱效平的声音从耳麦传来。


“我都忘了。伯母,小远的耳麦呢?”于锋望向邹远母亲,她从手提包里拿出于锋早先交给她的设备。


“你在做实况?你明知道我不喜欢。”他这时才发现,不禁气恼。“妈,你也跟于锋串通好了?”


看来是真生气,连人都连名带姓叫了。


“因为我喜欢小锋的idea,你没看我今天穿得特别漂亮?”母亲得意地说。


被两个最亲近的人联手欺瞒,邹远无奈,戴上耳麦复述了刚刚的不满。朱效平比了OK手势。


“我知道,请你包容我这一次。我答应大家要让他们看到你最真实的反应,所以事先我一个字都没说。我保证,你要我做什么补偿,是要包下海滩再来一次只有我们两人的求婚,还是要准备什么样的礼物,我都依你。”



于锋的声音现在可以从耳麦清楚地传过来,邹远猛然想到,他不能让观众觉得这场是做给大家看的“假”求婚,不然效果会大打折扣,对于锋的粉丝忠诚度也会有影响。


“我又没说不答应,不用再来一次啦。”


在现行法令下,连结婚都没有效力,哪里还需要在乎求婚要用什么形式。


可于锋说的又很在理。那一纸合约,那一枚婚戒,那一个“until death do us part”的承诺,将会提醒你,这就是你选定要过一辈子的人,不要轻言放弃。



他将食指放上邹远的唇,点了一下。 “我还什么都没问呢。”


掏出戒指盒,里面是两枚串起的白金戒(请参照合集封面)。正想单膝跪地,邹远用将近杀死人的目光阻止了他。捧这么大束花已经够丢脸了,于锋再这么一跪,把附近采访毕业典礼的记者全引来,明天非上报不可。


“远,Will you marry me?”



3年前离开战队,前2年两人只是假日情侣,浓情蜜意都来不及,哪有时间龃龉?直到这1年于锋退役,一起找房子时各有意见,到找好房子真的住一起,第一餐就被于锋嫌弃他没味觉,让邹远置气了好几天。


明明这2年都是自己下厨吃过来的,你还怕被毒死不成?而且以前怎么没听你说,是为了做‧爱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喔不,应该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当然于锋没怕被毒死,纯粹觉得难吃。他默默忍了2年,确实是因为欢聚时光短暂,特地花了那么久的通勤时间还拿来吵架也太不值得。可现在天天吃,没道理还得忍吧?


某次于锋煮了两盘菜给邹远尝,确定他真的分不出高低后,于锋就认命自己掌厨了。



于锋做实况得说话得和观众交流他尚可忍受,但各种奇怪莫名的惊叹声、音效声,邹远都怀疑这人真是他认识的于锋吗?吵得他实在静不下心念书。


他抱怨了几句,一周内于锋把设备搬到客厅,又找人做了书房的隔音工程。


还有很多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衣服多久该洗、厨余怎么处理、东西该摆在哪里才找得到、买的车怎么保养照顾……都磨合了好一阵。


这一年没有把彼此赶出门,简直是奇迹。



邹远决定要把别人4年的课挤在2年半毕业,每学期份量都重,期末前2个月赶毕业专题赶复习考试,于锋二话不说把家事全揽。


这也曾经是个吵点,邹远原生家庭惯于请人打理,当了职业选手食衣住行又都是战队服侍好好,一个人住还成,两个人住多了客厅厨房,他想请家事公司,被于锋否绝。


分担着做倒也过得去。于锋说要全包时,邹远有些愧疚,也做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心理准备。却不料他真能一个人把家事弄得井井有条,看来确是自己娇气了。


不过家里也跟着冒出很多新的电器用品,扫地拖地洗碗烘衣煮食焖烧的……,同一种类还不止一台。有些是于锋去谈了广告赞助,有些纯粹拿来示范杀时间,总之也变成了直播道具。



除了抱怨,好像从没帮上什么忙。前两天邹远协助研究直播软件功能,统计了各观众在线时间,于锋一个劲儿夸他,他却觉得这只是件举手之劳的小事。于锋做惯了队长要鼓舞人,言过其实到邹远都感觉不好意思。


(笔者:这几段虽然还是用第三人称,其实是邹远在回想,所以几乎都在讲于锋的好。但邹远绝不是'从没帮上什么忙',前面多少有描述就不复习了,这是邹小远总是看不到自己优点的性格使然


何其有幸,上天赐他一个无条件把自己捧在掌心的人。

是不是有一天,他也一样有能力把对方捧在掌心呵护?



等了近1分钟,于锋真觉得这是他人生过得最漫长的一段时间,心脏几乎要停了。


终于邹远缓缓睁开了眼。“I do.”



从耳麦里传来了清亮的女声。当然是朱效平幕后做得好的功劳,一听到邹远回答就开始播放。

(BGM: 柯以敏 河流


        这应该就是缘份吧,生命足迹步步与你结伴

        多少次笑中的泪,已汇成了海洋,装进记忆行囊


于锋拿起戒指,邹远开口:“戒指就不戴了吧,婚礼那天还要交换。”


“这怎么行,我要全世界知道你已经被订走了。”花束请邹远母亲拿过后,他握起邹远的左手,在中指套上了戒指,刚刚好一厘不差。“婚礼那天,戴你挑的。”


“这曲子是网友推荐,说很适合求婚。现在实况里播放我们从认识到现在的照片,第七赛季第一次见面握手、百花宿舍、各地场馆、总冠军、世邀赛、出游足迹、我们看过的房子、你挑灯夜读的样子、还有刚刚拍的毕业照跟求婚照……

 回去你再看看,有没有哪张漏了想补的,晚上还有一次机会。”


“我们,要开始新人生了?”邹远帮于锋套上戒指,仍觉得像在梦境一般。


于锋顺着揉他的头发。“我们不是一直过着么,就是窗户很久没洗,鞋垫也该换了。”


“你俩别说那么煞风景的话,直播还在收音耶!”依然是朱效平。


他们对望而笑,一起拔掉了耳麦,只有悠扬的乐声依然伴着照片集锦播放着。


        这应该就叫人生吧,来不及保留又变了个样

        多少次在泪中的笑、交错的时光,梦中又回味又不禁要感叹


        在匆匆人生的河流上,爱与被爱不知不觉编织成了一张网

        就算难免有心伤,不要你偿;因为我心甘情愿与你纠缠

        今生今世,清晨到夜晚,一直到生命曲终人散


        你和我沿着匆匆人生的河流上,爱与被爱不知不觉编织成了一张网

        就算命运中的浪冲吧!撞吧!打扰吧!

        拆不散,注定相守的情感

        我想莫非就是缘份吧,让我就你相恋一生吧


        不爱不散



实況结束,花请朱效平帮忙带回,两人往重车方向走去。


“我来骑吧。”邹远说。


“这怎么成,刚求完婚就让你在前面挡风,别人还以为我们逆CP了。”


“骑个车而已,哪来这么多联想。”邹远掏出身上的钥匙,把车牵了出来。“还是,你不放心给我载?”


“我很放心,只是不习惯背后没有你守护。”


邹远脸倏地红了,大白天的说什么害臊话呢。


见他这模样,于锋就不自觉有成就感,逗弄心尖上的人儿,挑起他的反应,是永远不腻的乐趣。


从今而后,永远专属于他了。


~End~

评论(1)
热度(3)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