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远/昊】你的微笑 9-1

#这章答应昊哥无论做了什么都不会被打的~


(背景说明:第十赛季第三十五轮)

============================================

接着几周,两人之间冰冷的气氛其他人都有察觉,却也不知该如何劝起,所幸倒也没有影响到比赛成绩。烟雨、虚空,这两支强队都在前一轮确认与季后赛无缘,对阵百花时已经开始指派板凳选手上场,算是赢得容易;接下来的皇风更早早就确定了出局命运,也可望轻松拿下。

“你和小远是怎么回事?”击败皇风的当晚,朱效平去找了于锋。 “平常不讲话,比赛连指令都不给她,你是要叫她读心啊?这要对的是皇风主力,5分钟就输光了。”

于锋没料到朱效平会找他说这事,好一会儿才挤出几个字:“指挥得不好,是我不对。”

“小远哭着来找我,她托我转告,说在附近的公园门口等你。男子汉提得起放得下,你想想怎么跟她做个了断;不想去的话说一声,我去接她回来,这么晚了可别在外面遇到什么危险。”

“我去。”



最近的事大半是自己的错,于锋心里也明白;他没有饥渴到非在邹远身上逞兽欲不可,只是…他也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复杂的情绪,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那天打个0比10,她先是找他复盘复了一整晚,然后索求一些安慰,就如过往一样,是他自己误以为红灯转了绿灯。最后抛下的那个问题,于锋渴望知道答案,却又怕真正的答案。

邹远若真是为了战队气氛委身于他,他恨自己无能。

或许唐昊才是那个能够理解她委屈的人。君子成人之美,他也没兴致跟别人抢女人。

想是这样想,但心里又隐隐作痛着。


路灯下的邹远正一边跺着脚一边驱赶着飞虫。看到这幕,于锋又是心疼又是好笑。

“下回别选有虫子的地方了。”没想到两人这么久没说公事以外的话,第一句居然是这个。

“怕被记者看见嘛。有些事,也不想被别人听到。”邹远低着头说。

“我去买防蚊液。”好在附近不远就有便利店,于锋快步来回,倒也只是5分钟的事。

两人在脸和手上抹好防蚊液,于锋蹲了下来,开始帮她擦着小腿肚。

“别这样,锋哥。”邹远穿的是洋装;今天是客场,她刻意带来换上当然也是示好的表示,但于锋的举动又让她回想起那天的事,顿觉手足无措。

“你不方便,我来就好。”涂抹均匀后,他站起身:“我要道歉,最近这些日子…我不该用那种态度对你。”

“原谅你了。”邹远原就好脾气,看着于锋刚刚一连串行动心都融化了,哪里还气得起来,伸手就想扑进他温暖的怀里。

但于锋退后了一步,双手扶住她的肩,让两人保持在一个手臂的长度距离。

“我希望知道你的想法。”他说出这10几分钟已在心中默念过无数次的句子:“和我在一起,你真的愿意吗?我说的一起,当然是包括……结合在一起。

 如果我不够好,我不会勉强你;可我不想再这么不明不白,对战队,对你我,都没有好处。”说到战队,于锋不自觉咬得重了些。


约于锋来之前,她就已经准备要说出她的秘密。

如果心交出了,却没有人愿意承接,那也只是再重重摔回人间而已。她可以再做回中性的邹远,一样是百花的副队长操纵着花繁似锦,一样只要她有精采的表现,就能站在他身边一起接受队友和粉丝的欢呼。

哪怕于锋看她的眼神,再也不会一样。

但话到说出口这一刻,却还是比想像中更千难万难,光想着如何起头心跳就剧烈不已。


“如果说我有难言之隐,你相信吗?”

最后邹远只说得出这样一句不痛不痒的话,鼻腔的酸涩已涌出,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沾上睫毛,在灯光下氤氲着多重色彩的闪亮,泪光莹莹,似诉还嗔。


只要将她拥在怀里,吻去她的梨花带雨,一切就可以如初。于锋当然明白,但他不能不硬起心肠。

难言之隐…会是什么?不能对他说,却可以对唐昊说?于锋看过一些她和唐昊的自拍照,大咧咧的笑容,那又是另一种他没见过的邹远面貌。他突然觉得,对自己的女朋友,他所知甚少。

也许真的交往后,她已经后悔了,回想起发小的好。以邹远个性,大概也不会选择说穿撕破脸,宁可在大家面前维持什么事也没有的假象。于锋的心又抽痛了一下,坏人大概得由他来当了。

至少,以后不会再有心痛。


“我们是生命共同体,我当然相信你。可若你心里还有别人,我宁可把这份信任,退回到队友的层面就好。”

别人?他知道那件事了?“唐昊那天,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她问过唐昊,唐昊只肯给她2张“嘿嘿”的笑脸图,接着追问“你看出差别了没?无论个人技术,还是领导能力,我显然都更胜一筹!”

邹远实在没有心情去跟他争论这些。


“我想听你亲口说,新春假期,你和唐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考量到新年仅有一周假期,邹远也就婉拒了随于锋一同去拜访他家人的提议,留在K市和母亲多聚聚。唐昊初三来拜年,和邹远母亲寒喧了一会儿,两人就照过往惯例去书房打起荣耀。

PK了几场,多数时候她仍然不敌,正懊恼呢,唐昊突然说想回味第八赛季他们一起比赛的录相,看看现在的眼光会有什么新想法。

这一看,毫无意外地他们都发现,自己当年真逊啊!

尤其是邹远,明明有很多地方,她可以支援唐昊这主力发挥得更好,唐昊转会时她只是隐约有这样的概念,而现在,许多具体的做法都能在脑海里演练出来了。

讨论讨论着,唐昊突然开口:“小远,跟我走,我们到呼啸实现刚刚说的一切!”

这句话也不全是空口无凭,春假后还有3~4天可转会;战队正积极觅人,希望提升团队赛成绩,邹远本赛季的表现可圈可点,以他们的默契,她必能比呼啸其他人更好地掩护他。

唐昊相信以他在呼啸的地位,只要他提得出,战队必会设法实现。

他一时没想到,百花也有权决定是否要接受这笔交易,尤其邹远是副队长、双核之一,重要性非同小可。当然钱能买到很多东西,但物超所值和被敲竹杠当冤大头那可是两回事。


“昊昊,以现在的情势,我不可能离开百花。”她笑着说,觉得唐昊又犯傻了。

他沉默了半响。 “也是,于锋是你男朋友嘛。”唐昊的口气变得阴阳怪气起来。

“不只是这样,百花的弟兄也都需要我。你也不可能突然离开呼啸吧?”

“我就问一句。这么大的事儿你事先都没想要找我商量?你明知道……”唐昊顿了一下。 “我喜欢你,小远。”

他向她求过婚,牵过她的手,还偷吻过她,就是没说过这句话。

总是忸忸怩怩过了时机,非要等人端地名花有主,才说得出口。


“对不起。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一个晚上我们就在一起了,我都来不及反应。”

一个晚上?唐昊拉住邹远双手,严肃地注视她。 “于锋不是强要了你吧?”

真是如此,他非把于锋大卸八块丢滇池里喂鱼。

“你别乱说!我们还没有……”她惊觉这不是件该和唐昊讨论的事。“队长很尊重我的。”

“我不尊重你吗?我就是太尊重你了,才会让你落入别人手里。”

他的手攫住邹远的腰际,事先没有任何预兆,满怀侵略的吻已落下,唐昊的舌尖毫不犹豫挑触着她敏感的唇瓣,而她第一时间的反应竟是那么不可原谅——

她回吻了。

那一瞬间邹远仿佛听到周遭世界破碎的声音,猛然推开眼前的躯体。吻是断了,但唐昊的力道毫不放松,紧紧将她搂在怀里。

他微笑:“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

他还想再试,邹远倒是学乖了,别过脸嘴唇紧闭再不给他任何机会,唐昊最后只得将吻落在她颊上。

“我绝不会放弃,小远,等我,这个赛季结束,你就知道我和于锋,谁才是配得上你的人。”


唐昊一走,邹远泪水再也止不了潸然落下。

她是受了欺负,可她对唐昊生不了气,生气的对象只有自己。

唐昊的爱像火一般灼热,却伤不了她,因为她毫不怀疑,唐昊愿意包容她的一切;正如唐昊也丝毫不担心,邹远不会因为这事就和他断交。

反倒是于锋,尽管平常总是温和稳定,但冷漠起来却像触摸冰块一样刺人,当他关闭上心房,即使是她也难以走进。

当然,那时候的邹远还没有这么深的体悟,直到最近几周。

她愈发感到自己的自私,对于锋,她迟迟不敢透露自己的生理问题;对唐昊,她似乎又有种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嫌弃她,唐昊也一定会接纳她的心安。



从小到大,老师长辈甚至电视剧总是教导,“诚实乃为上策”,可她怎么也不觉得,把自己糟糕的一时冲动行为坦承出来有什么好处。

就算于锋肯原谅她,除了造成他心里多一个芥蒂,对他们的感情哪里有帮助?

是了,自己心里会因为坦承而减少负疚感,但这不就是把自己的舒畅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何况这个别人,是她的最爱。

这么一个死无对证的错误,就算唐昊跟于锋说得天花乱坠,只要她不承认,于锋终究会忘的。

邹远描述着和唐昊聚会的细节,然后把最后1分钟发生的事省略些,跳过了吻,跳过了巴掌,只留下唐昊不肯放弃的宣言。

对于锋来说,其实这些就够了,足够解释唐昊和他说的事了。


唐昊再狂傲,也不是完全不知轻重的人,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心里还是有自己一把尺的。

那个吻够他回味很久,却不能拿来炫耀,否则邹远很可能受到伤害,他远在N市可没法保护她,若出了事绝非他乐见。

此刻的唐昊自信满满,男人就是要在战场上拼出胜负。就算于锋揍了他一拳,他也没有想过要上报联盟,用这种方式取得胜利有什么意思?



于锋脑子快速转动,仍觉有些事沒说清楚。“你的难言之隐,莫不是为了等唐昊?”

这样一切都说得通。或许邹远已经知道了那个赌局,而她也顺其自然地,想看谁才有资格得到她。虽然他满心不愿相信邹远会接受这种近乎把自己当商品的行为。

对于锋怎么得出这个结论,她甚感疑惑;邹远不知道打赌的事,自然也没有推论的头绪。

但说完新春的事情经过,更让她下定了决心。隐暪那个吻,还可以说是为了于锋着想,但隐暪那个她知道5年的事实,时间拖得越久,对于锋造成的伤害只会越大。


“锋哥,对不起,对不起……”连说了好几次,她的泪也如断线珍珠般掉落,于锋越听越是心惊,究竟是犯了多大的错?

“我欺骗了你,我的生理期全是假装的。”

这句话像雷击一样,贯穿了他。


TBC.

============================================

答案呼之欲出了,不是伪娘啦,真的是彻头彻尾的BG。

会加这元素是前一阵子某女星婚变,自曝也是此症。(虽然男方极力否认,说结婚时就知情,非离婚主因……)

家务事难断。只是心有戚戚想描写在看似与常人无异的外表下,会是怎样的心酸。

对这个病症的了解仅在科普层面,如有冒犯或不合逻辑处还望指正。

9-1 和 9-2 算是同章,但身为连载文,这个点不停一下留点悬念太浪费了 ^^"。

热度(3)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