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远/昊】你的微笑 8

#本章为本文最高尺度(near 3rd base)
#有兴趣可参考 百花&呼啸 第十赛季对战积分表


(背景说明:第十赛季第三十二轮)

============================================

拿下神奇后,百花下半赛季的前10场均分高达7.7,仅次于轮回。不过众人皆明白这只是暂时的假象,魔鬼赛程即将开始。接下来两周和蓝雨、微草的2场对决仅共取得7分,切实反应了赛程的严酷。

目前百花排名第7,和前四虽然有些差距,但和第5、第6的兴欣、雷霆,差分还是很有机会在一局内扳平;但反过来说,后头追赶的呼啸、三零一,也可能一局翻转百花的名次。

第三十二轮,百花到客场和呼啸直接对决。

比赛结果,个人赛和擂台赛百花接连失利,呼啸继续在团队赛采用这几轮发展出的盯人战术,10比0大胜百花。呼啸的个人战力平均来说原本就比百花要好一些,唐三打毫不客气直接盯上落花狼藉,战势走向一泻千里,高下立判。


记者会结束,百花队员收拾着,准备从选手通道离开,唐昊出现在他们面前。 “找你们于队。”

“唐队不去参加记者会,找我有什么事?”

唐昊笑了。 “赢就是最好的发言,那种场面刘皓去应付就够了。”他比比姆指:“换个地方说话。”

“昊昊,你要做什么?”新春假期和唐昊重聚,邹远已经知道他对于锋的敌意,顿时紧张起来。唐昊不只在荣耀圈能打,在中学也是常用拳头解决问题的,都完胜了,还要斗殴吗?

况且,她有其他不得不紧张的理由。

“小远,不干你的事。我保证这只是男人间的对话。”唐昊说。

于锋也开口了。 “你们先上车,他不敢对我怎么样,除非他想被禁赛禁到季后去。”

禁赛这事,唐昊脑冲时搞不好真不放在心上,但于锋现在就点破,出事机会倒也降低了不少。她留在这,反而像电视剧里楚楚可怜女主角,劝架劝了半天两个男人更想大打出手争个高下;邹远想到就觉一阵恶寒,还是随他们去吧。

眼下最该避免的就是徒生事端。她忧虑的那事,只能相信唐昊的保证了。

随队刘经理也悬着心,对比这两人平素行事风格,原本该担心的应该是呼啸;但胜者风光败者惨淡,万一唐昊说话刺激到于锋,也不知会有什么情况。

“于队,5分钟,如果超过这时间我会打电话过来。”消失在长廊的尽头前,他给了这句话。


“他们都离开了,就这儿说吧。什么事?”

“听说你去拜访了小远妈妈?”这是新年期间他回K市时知道的。

“我拜访女友妈妈,有劳唐队关心。”

“你不要以为乘虚而入很了不起,小远心里最在乎谁可难说。”唐昊凑近于锋耳边:“你还没碰过她吧?这可是新年时,她亲口告诉我的。”

看着于锋愤怒而扭曲的脸,他不禁大笑。“你就没想过她为什么不给你碰?她真是心甘情愿当你的女朋友?还是根本就是你逼她的?我们都清楚小远为了战队,可以做出什么样的犠牲……”语音未落,一个拳头飞了过来。

果真应了刘经理的最坏想像,于锋先动手了。

唐昊也举起了拳头,但只是摆出防护姿势。“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禁赛。我不只会在赛场上打败你,我还会证明谁才是更好的队长。那个赌局,赢的人说的算!”


于锋闭上眼深呼吸着。他是没有碰过邹远——那种意义上的。唐昊所知资讯也是落后了,新春到现在,他们可又实实在在往前迈了一步。

但唐昊说的话,句句刺入他内心深处不愿多想的疑惑。

邹远一直以“等到夏休再说”来抗拒他的求欢,虽说联赛期间她不希望打得太火热是个可以接受的理由,但难道她没想过这个夏休之后还有下一赛季?

一旦他们有了亲密关系,那可不是说停就停得了,迟早要习惯把它当生活中自然的一部分。

再者,唐昊为什么会知道他们没进展到那一步?能说得如此自信,要说纯粹是自己脑补也太过牵强。

唐昊和邹远一起上学一起打荣耀长大,这个过去他不可能改变,即使是现在,邹远心里显然仍留着一块唐昊超然的位置;于锋说服自己接受,相信她会掌握好该有的分寸,但谈心还谈到他们的关系进展,那可是相当令人不快。

犠牲……邹远是为了战队,才和他交往?就算不是百分之百,哪怕只有百分之一,他都觉得心如刀割的痛。想起当时两人略有尴尬的处境,这是她为了破冰而做出的妥协?

于锋还记得第一次猝不及防亲吻她锁骨,邹远惊吓的表情;她终于同意让他隔着衣衫触摸胸前时,脸上的娇羞酥柔;听她呢喃着自己的名字,他心甘情愿把全世界都给她。

这一切,都是建构在虚假的感情上吗?


回宾馆的巴士上,邹远没有说什么,只是紧握住于锋的手;而于锋,也没有说话的心情。



22:30,于锋收到了讯息,邹远问他能不能过来一趟。

落花狼藉:说过要调整情绪吧,早点休息。

花繁似锦:我知道,是公事。你若累了就明天回宿舍再说。

落花狼藉:好,等我。


于锋一到,邹远打开笔记型电脑,已经载好了今晚比赛的录相。

录相向来是她整理的,不过今晚这种惨不忍睹的战绩,她觉得有必要先和于锋讨论。呼啸的一对一盯人不是第一次用,赛前他们就拟定过要如何防范,但看来成效不彰。

她应该在两队人马接触时先制造一片弹雾阻碍呼啸众人的视线,但郭阳绕背用了个捉云手把她捉离了前方战区视野。

再来是朱效平的召唤师理应可以一拖二甚至一拖三,也能破解一对一盯人,但赵禹哲一个瞬移后开了绝对零度,从头到尾将风刻封印得死死。

莫楚辰一看呼啸又走人盯人手法,要回换人区时,被速度堪称24职业最高的盗贼——林枫的鬼迷神疑追上,那时百花无人抽得出手保他。

于锋整场没下几个指令,光应付唐昊的猛攻就让他难有余裕。

显然呼啸早就想好怎么对付他们几人,他们虽在客场不熟悉的地图,都推给非战之罪也忒不负责任了,总有什么是他们该做而没有做到位的。

两人复盘复了2个多小时,刘经理来点名时意味深长地看了于锋一眼。

总算有这么一天,12:00AM他在邹远房里。



复盘结束,两人总结了些想法,星期一要再和其他队员共同讨论。

他起身伸了伸懒腰。“小远,谢谢你,我很幸运有你这么一位副队。”

道过晚安,于锋已经往外走,忽听到身后传来:“很晚了,留下来好吗?”

邹远坐在床沿,长睡裙下只露出半截小腿和雪白脚踝,晶亮的眼神看着他转身,旋即又低下头,不敢正眼看人,只嘴角漾着一抹笑。

不需要卖弄什么性感,光是半含羞的邀请就透出致命的魔力。

他的眼神骤变,如箭奔回,搂着熟悉的温软,紧紧锁住她的唇瓣,在互相索求中,两人一起推倒在了床上。


于锋按摩着她的小腿肚,一整天下来难免有些疲劳。他这样宠着邹远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打从于锋说要暂停,还真的没再做过拥抱以外的亲密接触。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每一吋肌肤,都渴望浇灌。

顺着手部动作,睡裙已经卷到了膝盖上头,而他犹在往里探得更深。或许是按摩后的放松,或许也困了,邹远双眼迷离,对他的进攻并没有抗拒之意,机会如此诱人,于锋可不想白白错过。

他成功占据了平常总是严密保护、双腿间的光滑柔晰,指触像羽毛般轻轻搔着,并不急于一时。

体内的迷眩感越荡越高,呼吸也变得急促,当她终于忍不住娇喘出声,听到耳畔传来的气息:“我想要你。”


这句话将邹远拉回了现实,全身僵硬起来。“锋哥,你答应过我不行的。”

“你也答应过我夏休前不亲热的。扯平了?”他盈盈笑着,勾人破了戒想不认?

或许,女人还是希望男人掌控主动,别事事开口反而坏了情趣。见邹远没再说话,只是用无辜的神情看着他,他心中的火焰骤然烧得更旺,伸手扯开了衣领,啃吻起她的肩,贪婪吸取她身上散发的馨香。

于锋没有注意到,邹远双唇的颤抖。

如果可以,她多想贴近他每一寸肌肤,任他恣意爱怜,就像所有女人天生被赋予的权利。但千头万绪无处诉,不知不觉泪水涌然而落。


今晚比赛打成这样,邹远很想有一个温暖的胸膛安慰,很想清晨醒来就看到于锋的笑容。

只是,邀请他留下来过夜,怎么可能要求他单纯地盖棉被提供体温?


于锋终是察觉了她的不对劲,停下手深叹口气,起身将外衣穿回。

邹远也坐了起来,双手抱膝蜷曲着。“对不起,我……真的不行。”

“对你来说,我到底算什么?”于锋问了这么一句,没等邹远回答,他已步出房门离去。发泄在门上沉重的声响,回荡在只剩她一人的空间。


TBC.

============================================

結尾小虐一下,下次一章解决。 


================= 昊哥小剧场  =================

唐昊:为什么被打的都是我?于锋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应该叫小远从下面给他来一记强力膝袭才对!

笔者:昊哥你搞错了。女孩子要你留,留下来的是禽兽,不留下来才叫禽兽不如。

唐昊:不管啦!抗议男二没人权。老子一场比赛十几万,看在小远面子才来友情赞助,每次出场都被打还不能还手,不干了!

笔者:别别——昊哥我马上改剧本,下一章一定让你有甜头又安然无恙。

唐昊:(眼睛一亮)我也可以和小远滚床单吗?

笔者:这…可能没有办法,会被大家丢鸡蛋检举,连载就得卡了。

唐昊:祛~我就知道好事没我的份。

评论
热度(3)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