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远/昊】你的微笑 9-2

(背景说明:第十赛季第三十五轮,续9-1)

============================================

于锋是个完美主义者,律己以严,努力改变周遭的环境。至于对他人的要求,他很早就知道那是不现实的,合则来,不合则去。

邹远那句话经他脑部解析后,浮现的第一个念头是:原来我是个很差劲的男友。

他一直以为自己尽心尽力,但连最基本的事情他都没有弄清楚过。

说起来也不能怪他,女人说句“我生理来了”,两人既未同居又没亲密行为,男人哪里分得出真假?

于锋也曾想仿效人家说的,帮忙煮煮红豆汤还是买些补品,但邹远全用“会变胖,我身体好得很”推辞。

下一个念头才是:是什么情况?一瞬间各种奇奇怪怪的想像冒头,他都分不清哪个是最糟的了。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不恰当,他也就静静凝视着邹远,等她继续说下去。

“我请医生开了证明。”她掏出一张纸,上面写着“先天性子宫缺失及阴道闭锁综合症”和一堆艰涩英文字,已经够明白。初中毕业她的初经仍未来临,母亲带她看了医生,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不是正常人,广义来说甚至可说是先天残废。

医生和她探讨过现代医学能做的补救,自然地生儿育女是不可能了,但若是重建阴道倒没有困难,这年代连男人都能变性成女人,何况她还是个性腺发育正常的生理女性。

邹远断然拒绝,不能生孩子,她做为女性还有什么价值?性这件事以她当时的年纪想法,简直是恶心到不行,一辈子都不要发生最好,若只是为了性而实行重建手朮,感觉完全本末倒置。

当然她不认为女性是生子机器,理智也明白现代女人的价值更多显现在专业上。可人生很多事就是这样,拥有能力时你可以自由选择怎么使用甚至不用;但别人都有你却没有,除了渴望还是渴望。

医生没再试图说服她,倒是开起了玩笑。“也对,这事不急,等你成年再说。医学进步快速,越晚处理效果越好也说不定。”



于锋看着诊断书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没有办法治疗吗?”

她惨然一笑。“听过移植肾脏心脏的,可曾听过移植子宫?”

天地造人之精巧,最细致之处仍是现代医学所不能及,他霎时明白。

“如果你不要我,我可以理解。”说到这,她已无法控制身体的颤抖,每一个字都像是从肺里挤出来,在抽咽之间挣扎寻求出声的空隙。

“但是你一定要振作起来,我也是。我们要进季后赛,不要…不要因为我的事情,让其他兄弟的努力都付诸流水。”


事实是这般简单,但份量之重却是教人难以承受,于锋一时之间也心乱不已。

他受到欺骗吗?也不能这么说,情侣交往毕竟不若婚姻,没有法律上的行房义务;他要放下这段感情吗?望着邹远泪痕未干的脸庞,即使在这样的时刻,她心心念念的,还是百花,他们最珍贵的共有。

要狠下心割舍,宣判她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他做不到。

一个女孩子要坦承这样的事,需要多大的勇气!

这事唐昊大概也不知情。虽然于锋无法预测唐昊若知情,会做出什么样的抉择,但他倒是可以肯定,唐昊那直肠子个性,要是知情,叫嚣内容绝对完全不同。

她唯一能够信任依赖的,只有自己。

他终于跨过那70公分的藩篱,将邹远拥入了怀里。



于锋一五一十地把那天在呼啸场馆的对话,还有赌局的事都告诉了邹远。“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容易被唐昊挑衅。”

邹远苦笑,等夏休后,得再找一天和唐昊说个明白;她的心,岂是战绩可以左右的,又不是在比武招亲。

但在那之前,她必须先让于锋了解所有情况,让他做出不会后悔的决定。

手机响起,是刘经理打来的,催他们该回去了。于锋牵起邹远的手,但她迟疑了一下:“可能有记者在附近呢。”至少专访他们百花的记者,就是住同一家宾馆。

“由他们说吧,有我在。”于锋微笑着摸摸她的头,那是他胸有成竹时,最迷人的模样。


他已经决定了,要牵着她的手。

有这样与他方向一致的伴侣,前方纵有再多困阻,又何需畏惧!

于锋从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当然,不可能每个选择都能结出甜美的果实,但所有的彷徨痛苦焦虑,都将成为人生的养份。他信任着邹远,选择让她走进自己生命,只要她还需要他,他就不会轻易放手。

执子之手。


TBC.

============================================

会不会与子偕老只能由他们自己决定了。

评论
热度(3)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