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远/昊】你的微笑 7

#有兴趣可参考 百花&呼啸 第十赛季对战积分表


(背景说明:第十赛季第二十八轮。之前放过的试阅文)

============================================

春节假期结束,第十赛季下半季开始,虽然输给引进新战术的三零一,于锋倒没有因此把队员逼得太紧。白庶是个大家没见过的新选手,会使用舍命一击的杨聪也跟神话差不多,输就输了,没办法再重来,短期间内也不会再遇着。

三零一之后的7场对手全是目前排名在12名以外的队伍,这样的赛程,他只要求大家平常心面对,每天该做的训练照常,看看对手最近较精采的比赛录相,一起模拟讨论如何破解,然后上阵时好好发挥。


三月下旬的周六,常规赛第二十八轮,主场9:1赢了昭华,对百花来说只是场必然的胜利,众人也就像是个平常的一天,回宿舍道过晚安便各自回房。没多久,于锋手机传来了一个讯息。

花繁似锦:“明天去逛街好吗?”

明明近在咫尺,但为了不影响战队,于锋和邹远两人倒是都同意了这样的规矩:除非有重要公事,20:00过后邹远的房间是不给进的。

这里毕竟是战队宿舍,他们交往的事众人皆知,老让大家看到于锋晚上出入她的寝室,难免给人有春色无边的遐想。

不重要的事,线上讯息就可以讨论,手速正好派得上用场。


落花狼藉:“很少听你说要逛街。”

玩电竞的哪个不宅?尤其战队工作人员把大家服侍好好,日用品一应俱全不用操心。女选手或许正常一点,三不五时得补补化妆品衣服鞋子的,但邹远的东西全用网购送来,很少见到她出门。

花繁似锦:“之前天冷,最近暖和了,可以去挑些衣服。”

落花狼藉:“你穿的牌子,附近没得买吧。”

从去年十一月开始交往,于锋才慢慢注意邹远的生活习性,包括她一堆网购品。她的衣服不超过3个品牌,都是直接在直营网路店购买,送来的外包装上就有品牌Logo,看久了不认识也难。

于锋查过大概的价钱,不算高档,1袭3件式套装大概是K市人均月薪的1/3,以他们的收入只是九牛一毛。他曾担心退役后养不起家境好的邹大小姐,现在看她的消费习惯,只要这圈子还赏他口饭吃,手边的积蓄做些稳定投资,支应当可无虞。


花繁似锦:“冬天衣服不好买,质料要好要轻,剪裁也不要看起来臃肿,直接挑适合自己的品牌衣服穿简单些,春夏没有这种顾虑。我没那么娇贵,穿尼龙衣服不会起疹子的。”

果然她有自己的一套标准,他喜欢这样的想法。

落花狼藉:“有目标了吗?”

花繁似锦:“新开的商场听说已有100多家进驻。10:00过去吃个早午餐再开始如何?”

落花狼藉:“我的问题是,你想好要买什么了吗?”

花繁似锦:“还没……”

落花狼藉:“总之我负责拎包就是了。”

花繁似锦:“你若不想去也没关系,我找食堂的姐姐去。😉”

落花狼藉:“开玩笑的,难得一起到外面走走。”


这街果然逛得十分灾难,评价爆棚的轻食店大排长龙,东西现做,味道是不差,但也没有好吃到让人愿意花40分钟等待,尤其是饥肠漉漉的时候。下回他非先在食堂吃个半饱不可。

接着邹远又逛了4、5家店,有卖衣服鞋子手表餐具的,她看得入迷,能把玩的把玩了一阵,然后两手空空地往下一家店迈进。

这就是女人逛街么?漫无目的,永无止境,毫不嫌累。虽然他只是帮拎包,让她可以空出双手爱摸啥就摸啥,算不上负重,但于锋真想拿张卡给她,说声「随便刷」然后找个地方看昨天三零一vs.呼啸的比赛。

呼啸9比1赢了,第一个让三零一那套新战术踢到铁板的战队,唐昊究竟怎么赢的,他非常好奇。

可惜邹远不需要他的卡,现在她正在看男生衬衫准备要他去换衣服呢。


折腾了一阵,邹远终于买了今天第一笔单——3件给他的衬衫,完全不在他们原先计画内。

前方药妆店开幕八折,但于锋知道邹远是不逛的,她有用惯的牌子,网购解决。

100公尺外的手作设计馆才是她下一个目标。虽说是「手作」,倒不是卖手工制品,而是一些小巧摆设,有着各种创意巧思的设计。

她在一个看似简单的摆设前停下了脚步,那是个金属陀螺,在简朴的塑胶盘上永不停歇地旋转着,陀螺上下呈针锥状,中间是飞碟形圆盘,重心偏低,邹远不禁想起盗梦空间(inception)里那个停不下来的陀螺。

自己难道正在作梦么?虽然能和这个男人一起逛街,要他当模特儿随她摆布,随时看到他的笑容,真的是和作梦一般。半年前她哪里敢想?


于锋看她定神在一个位置快3分钟,也走了过来。 “在看什么?”

“这陀螺不会停的呢,我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作梦了。”

看了看陀螺的轨迹,除了自转外还绕着一定的椭圆半径公转,动量快消失时会突然加速,于锋大概心里有底了,他指指底部的塑胶盘。 “这里面有电池吧。”

“电池…是无线充电吗?可是为什么对着陀螺充电就可以让它不停地转啊?科学技术已经进步到把电动机放进这么小的陀螺?”

“就我所知是没有,虽然我对科学新知也不是很清楚,也许哪天就发明出来了。”一顿,于锋继续说:“应该是应用磁力做的。”

接着他耐心解释了一下,陀螺本身也是磁铁,塑胶盘里则是个电磁铁,陀螺会因异磁极相吸而加速靠近,惯性定律走到电磁铁另一端后,形成同极而被排斥离开,动力就是这么来的。


邹远听得一楞一楞。 “这都是高中学到的?”

因为数学成绩好,老师非要她填理科,但邹远对物理化学实在没兴趣,再者高二前半年没念完就休学了,这些知识早已随风淡去。

“如果只是原理,初中就教过,高中学的更精,什么法拉第定律还是右手法则的,我也忘得差不多。你知道,在青训营就是混过文凭而已。”

“我连文凭都没有。 ”这一直是她心中的遗憾。

于锋有些惊讶。 “你在第七赛季出道,那时张佳乐前辈还在吧,有忙到完成不了最后一年学业吗?”

邹远想想,他们好像没讨论过这话题。 “不,是我妈要我直接休学。她说既然要当职业选手,就好好学习不要分心。如果不是你来百花,我可能已经回学校。”

正因家境优渥,所以母亲敢这样要求她,所以她有把后路斩尽的条件,邹远心里明白。


“职业圈要是少了你,那就太可惜了。”于锋发自肺腑说着。

“会吗?你别捧我,我会当真的。”邹远笑了。“第八赛季打成那样,当时训练营的另一名弹药专家放话说他可以表现得比我好。也许只要有你,百花的弹药专家是我还是他,都可以有今天的成绩。”

“他的数学可有像你一样好?”他自己长于计算,跟小时候被送去学习心算不无关系,当时于锋还抱怨这年代谁需要心算能力,没想到真派上了用场。

但那叫“算数”,不过做做加减乘除。邹远在研拟作战计画时书写的东西,那个是真正的数学,起码有三角函数、抛物线和三轴座标学在里头。

弹药专家是枪系职业,每个技能放射出去的变化和影响范围都不同,不同的地形又会有不同的效果;这种种设定技术部都能弄出个公式给她,但战术发想,与其依靠纸上谈兵的技术部,还不如靠自己。

邹远其实对荣耀联盟这么专精的设定很头大,她远不到罗辑那样的学霸程度,就算用上数学,能拟出来的战术依然有限,有些想法就算神妙,双手也不见得执行得出来。

第八赛季那年,她光是放下原先第七季的角色,改适应百花缭乱练操作就够累了,队伍管理更让她心累,完全没有精神去管战术的事。


“别提了,我算到都快昏倒。技术部黄大哥说要写个软件,把那些公式全输入进去,我只要模拟就能看到效果。说了快一年,到现在还没影子,真的很难吧。”

联盟方请了多少程序员哪!百花技术部也就2位有能力做出大型软件,还要把所有情况全导入,绝对是个大工程。

“数学只是辅助,主要还是靠经验。”她想想又补了这句。

于锋相信这句话是对的,大部分职业选手的学业都是一塌糊涂,照样打得出色。但是…“正因为你有那样的长才,才会有你独特的风格及衍生出来的经验。”


“唉唷,怎么逛个街看个陀螺又扯到荣耀。”邹远这时才想起不对劲,他们是出来放松的,偏偏三句不离本行。

他也笑了。“的确是。想买吗?”

“不了。我怕买回去会一直忘神看着它。”

“看不了太久的,电池会消耗。旁边有写。”他指指说明书。 “200mAH电池,持续跑25小时。”

“这么耗电,那还是不要吧。”她顺手把陀螺推倒,当然没发生陀螺自己站起来继续转的惊悚现象。

“你把永恒破坏了。”于锋开玩笑说着,“永恒”是这摆设的名称,旁边搁了牌子。

“世界上看似永恒的东西,都是有外力一直给能量才维持住的。”她突然有感而发。

从15岁起,她就没敢奢望永恒的爱情,有人会愿意和她 till death do us part 吗?


一天下来,除了于锋的3件衬衫,最后邹远只买了一条围巾一双鞋,于锋只想举双手投降,这么个买法,到底得跑几趟啊?

“还有很多衣服可穿,没有喜欢的就不买啦。所以我说不用租车吧,两个人一定扛得来,你非要绕那么一遭,好像我多爱买东西。”她微嗔着。

这也是他喜欢她的原因之一。邹远不能说是俭省过日子的人,可是不该浪费的不会浪费,了解原理后她会把那陀螺推倒,完全在他意料之中。

不过租车这事,她可想错了。

地下室停车场,看她系好安全带,于锋从驾驶座贴近了她的脸,吻了一下她的颈子。

“好痒。”她咯咯笑着。 “这里空气不好,赶快离开吧。”

“小远,我好想你。”他心里的野兽忍耐了快一個月,已经不想再关住释放的冲动。

“每天见面你还嫌不够啊?”她知道于锋指的是什么,偏要装傻。

“连续4主场!联盟方到底怎么排的?”

“你大概是全联盟唯一不喜欢主场的队长。”邹远用手背掩着轻笑。

这4主场是从第25到28轮,原本中间夹了个客场对阵明青,明青的主场馆却在那时屋顶破了一角,下起雨滴滴答答,不得已只得由他们拔涉来百花比赛。明青老板倒看得很开,主客场重点在选图权,地理优劣势只是其次,百花承诺帮出机票食宿后,也就没什么好计较。


说不喜欢主场其来有自,虽然天天见面,邹远却守得老严,绝不允许于锋在她寝室里做些拥抱以外的事,她觉得这是对战队资源的亵渎。唯一能温存的片刻,反而是客场比赛的晚上,于锋连随队刘经理那儿都打点过了,刘经理同意只要人在,睡哪间房里他不管,这两人都已成年,管多了显得他老古板。

结果12:00一到,被赶回房的总是他,搞得他像灰姑娘似的。

追女人咋地这么麻烦?何况他明明没花力气追,两人自然而然在一起。之后他才懂,对女人来说,交往只是给张专属门票,能不能得到她的人,那又是另一段旅程。

至少在邹远身上是这样。

有次就这事他话说得重了些,邹远眼泪扑簌簌掉了下来。于锋连忙抱紧她,他哪里舍得她掉泪,更舍不得因为这事放她走。只是冲动上脑时,有时很难管住,总要找个出口。

邹远给了他一个期限:“等夏休好吗?”

当然好,只要别是个看不见终点的旅程,他可以等。


他提议去个空气好点,有空调,又不会有人打扰的地方。看她好气又好笑地点了点头,大概也明白了,这才是他要租车的原因。虽然不比明星,坐出租车还是有被认出来的危险,邹远绝不可能同意他们一起搭着出租车去酒店。


男人总想要得寸进尺。邹远这么想着。

于锋答应了她等夏休再说,可没忘记要不断在她身上攻城掠地。

一进房间,东西都还没摆好呢,于锋的吻就迫不及待落下来,一边听她喘不过气的娇吟,一边就解开了她胸前的扣子,明明之前说只能隔着衣服触摸的。

可幸福洋溢的感觉让她没有力气推开,任凭他的手伸进缝隙,一手将她掌握住。当他用起指腹拨弄最敏感的突起,她终于忍不住哀求:“队长,不要…”

超无力的拒绝,她自己都这么觉得。

于锋的手倒真的停了下来,看着她。 “别叫我队长。我们的关系,不是因为我是战队的队长吧?叫鋒哥。”

她乖乖照做。“锋…哥。”这么不习惯的叫法,邹远羞得将脸埋进了于锋的胸膛。

他满意地笑了,手继续不规矩了起来。这次邹远真不依了,手抵上他的胸口:“锋哥,不行。”

“最后一次的纪念,不行吗?”

最后一次是什么意思?她心头一惊,眼睛瞪大了看着他。

“别紧张,”他笑着抚摸起她的头发,“接下来就是魔鬼赛程了,即使是下周的神奇,他们近来的战绩也不容轻视,我要调整一下情绪,最后这2个多月带着大家专心冲刺。”他一顿,有些难为情地开口。“今天过后我想禁欲,暂时不和你亲热,嗯…顶多抱抱你吧,直到季后赛结束。”

“所以才说是最后一次?”除了下周的神奇,接下来蓝雨、微草、呼啸…到最后的霸图轮回,一连9场,大家都有共识的魔鬼赛程,于锋说要调整情绪不无道理。

“嗯。”他凑进邹远耳旁。 “可以继续了?”

“不如,我帮你。”说完,她咬着下嘴唇不敢看于锋的表情。

于锋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小远,你确定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他的喉头有些发涩,声音略显沙哑。

“大概…吧。”邹远的双颊已然渲染上紅晕,在一起久了,已经不会再因为他的靠近而脸红心跳,但现在要再跨出这步,又是一件让人害羞到不行的事。


坐在床沿,她强要求自己直视他全祼的身体,看习惯就不会那么可怕了吧?回想偷偷用手机看过的片子--邹远不敢用战队的电脑,怕被人发现她上了那种网站。尽管男生们早不知下载几GB去了,一点都不觉有什么问题。

她生涩地靠近那个第一次亲眼见到的人体器官,让它填满双唇中的空间,艰难地动了起来。凌乱不堪的上衣依旧着在身上,正好见得着若隐若现的胸型,随着进退韵律摇曳生姿,如诗如画。

过程很笨拙,弄得他有些肉痛甚至走神,不过心里的满足感却是实在不过的。她要真的熟练,于锋反而不乐意了。


完事后,于锋问她要不要礼尚往来也让他伺候一番?鄒遠摇摇头。

“只能我碰你,你不能碰我。”她摆出一副S女王的气势,但表情撑不了1秒就自己笑开。

“到底在哪里学坏的?”他假意皱起了眉头。

“不喜欢吗?”邹远睁大双眼,马上变成了无辜表情。

怎么可能不喜欢?这绝对会是他难忘的一天,他们交往历程中重要的一笔纪录。于锋从来都希望夏休越晚越好,最好是总冠军赛结束后才开始,可现在他很盼望夏休能早点来临。

不过这样就太辜负她的心意了,邹远必然是希望他专心带领百花拿下一场又一场的胜利,才给了他这个惊喜,做为暂停前的礼物。

他会的,为了她,也为了自己。搂着怀里温温软软的身躯,他吻了她的额头,胸中满溢的感情只找得到一个字来表达:“我爱你,小远。”


于锋不知道,邹远心里现在想的和他截然不同。

这也许真是最后一次了。她想。


TBC. 

热度(2)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