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远/昊】你的微笑 10(完)

#建议先读 警语及背景说明

#之前确定了未公开子博也会被机审。换言之第7、8章内容老福特机器可以接受,于是全部搬回来主博了。 

全文戳tag


(背景说明:第十赛季夏休)

============================================

第十赛季总冠军,终于在S市的轮回场馆上产生。

“兴欣帮我们报了一箭之仇呢!”曾信然说着。

“不对,信然,你应该要期待轮回赢,这样就可以说,我们是不幸先和冠军对决的真正亚军。”周光义说。

张伟瞪了他一眼,什么不好提,在百花提亚军,还不幸哩。

邹远这时补充:“不是说好了吗?以后都要说,我们有难得的好运。”

“你们俩多闹点别扭,我们连好运都不需要,至少是前四。烟雨、虚空、皇风连拿3个9比1,比上半赛季还强啊!”这么不怕死的话,也只有朱效平敢说;那三场若非对手都已进入练兵时间,百花还真岌岌可危。

“想进前四,我们还有很多要改善的地方。不如等一下回旅馆讨论夏休的回家作业?”于锋一脸严肃。

一时哀嚎声四起,“我妈说今天再不回家不给我进门”、“这样不就被楚辰逃掉了”、“队长你好好陪小远吧”……此起彼落。

于锋当然也是玩笑话,夏休期间是转会期,很多人事安排他都不一定知道;约束大家回家作业什么的,说不定夏休结束就全变天。要精进,主要还是得靠个人意志。

八月初回战队再见了。

于锋、邹远和张伟3人一起回了K市,也是在机场别过。邹远回自己家,于锋一人回了百花宿舍,约好下次在医院见面。


隔2日于锋接到国家竞技总局打来的电话,(有兴趣看笔者对这件事的设定详情可以链接【狂影飞花✻第一章】)挂掉电话,他颇有松一口气的感觉。

世界杯要组国家代表队的消息传出,于锋当然有所期待,但也就代表夏休得继续奉献给荣耀。等战毕归来,离重新集训仅剩一周,他身为队长不可能不预先准备,那么,他答应要好好陪邹远,好好了解她医疗状况的事几乎是不可能达成。

当这两个选项摆在他面前,无论哪边他都难以割舍,这下叶修倒是替他省了麻烦。

于锋向来不相信命运之说,只相信自己手中重剑开创的未来;但似乎事情一和邹远有关,有时他都不能不信。和呼啸仅1分胜差,百花命悬一线进了季后赛,他惊险赢了和唐昊的赌局,如今也不用在邹远和荣耀之间做出抉择。


常规赛最后一轮结束,于锋给唐昊去了个讯息:“我原谅你,往后自重。”

唐昊有多错愕自不用说,这句话唯一的合理解释就是于锋已经知道自己新春强吻邹远;而邹远愿意告诉于锋,显然代表她全心全意的信任。

他彻底输了,无论哪一方面。

但是——唐昊握紧拳头,情场可以失意,战场可不行。百花能赢下最后一张八强门票,有太多的运气成分,他们自己不都承认吗?这种好事可不会次次来临!

下一年,我不会再输!



(警语:以下与医学相关内容皆为网络资料+自行私设,请勿认真看待。)

到了他们约好在医院见面的这天。

邹远带于锋一起去妇产科候诊,好在陪太太或女友的男士在所不少,让他自在了点;不过这要被记者还是粉丝瞧见,不知会被传成什么样子。

虽然他们清白到不行,但要因此暴露了邹远的病况,她恐怕会选择退役,远走他乡。

算了,男子汉这有什么好担当不起,必要时也就公开他们交往关系,陪女友看个妇科病症蒙混过去罢了。

他顶多被扣个他根本没做过的“婚前性行为”帽子,这在现代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没做过”这事可能还比较见不得人。


终于轮到她的号码,邹远请医生向于锋说明,她先起身准备离开。“这样你和医生比较能畅所欲言。”她说。

医生解释,邹远是健康成熟的女性,卵巢发育良好,但就是缺了其他该有的器官。目前对这先天性子宫发育不全症的病发原因尚不清楚,可能是遗传、母体环境或基因突变造成。

“阴道成形术已经是颇为成熟的技术,只是要休养一阵子,不适合处在压力大及需要久坐圧迫骨盆的环境。

 邹小姐上回来跟我要证明时,我也再次建议她,但她一直以事业繁忙为由拒绝;我问她你这么年轻有什么事业学业不能先放下呢?后来我搜寻了一下,原来你们还算小有名气啊,于先生。”

被医生这样戳破认出,于锋突然觉得这该不会是要封口费的节奏吧?医生应该有保密义务的。

“可以帮我签个名吗?我儿子很迷你们,尤其是你。”医生突然掏出了本册子。“是你我才敢问,若是邹小姐,我要说一个字她大概就不肯再来了。”

他有些犹豫。“那你怎么解释你一个妇科医生如何拿到我的签名?”

“这……”医生有些被难倒,她没想过这个问题。

看她也不像有什么心机,于锋爽快地签了。“就说你托某医生的吧,他是我的牙科医生。”牙科医生也知道他是本市电竞战队选手,只是从没打算跟他要签名。


言归正传,医生继续说明,以他们的经济能力和邹远目前的情况,可以采用的最佳选择是什么。“本院使用的技术,试过的人都说比真的更紧,更具包覆感。”

于锋忽地脸红了,这种事医生直白地说出来,对他有点太过刺激。别说人工的,他连真的都没试过。

“你们进行过简单的性行为吗?口交或是指交?”医生看到他这么纯情的表现,倒也好奇地问了声。于锋摇头,从邹远坦承她的生理状况后,腰到膝间他就自觉地划成了禁区。

“可以试试看,应该是没问题的--啊,不过不要用道具,容易受伤。你们慢慢考虑,在这之前还是可以享有一定程度的亲密。”


手术都有风险,可能有感觉不适的副作用,清洁方式也更加繁复。做为医生,她还是要明白指出,现代医学尚没有完美的治疗方法;对邹远来说最自然舒适的生活,反而是什么处置都别做,守身如玉就行了。

再来更现实的生育问题,取卵、体外受精、异常筛检、找代孕,每一项都有极大的失败风险。代孕尚无合法规范,代孕者又通常经济困难,纠纷层出不穷,这些都是明摆在眼前的考验。



和医生聊完,于锋出了诊间,果然没看到邹远的人影。

还是老样子呢,对自己太没自信。回想起来,他可是用了整整一个赛季,才让邹远相信--而且她也确实苦练有成--自己的实力足以和他比肩,和他一起扛起百花的重担。

沉淀一阵后,他拨了电话,问出邹远人在医院后方的喷水池旁。她的想法是,如果于锋头也不回地走,待在这里应该撞不见,她就不用亲眼看到这事实。


看着邹远将球丢回给孩子们,于锋心中涌上了暖意,这是他心爱的女人,不是让他泄欲或帮他生孩子的工具。

“现在你清楚了,我不是真正的女人。”于锋走近时,她开口说了。

“说什么呢,你是我见过最美丽最善良荣耀打得最好的女人。”

“你眼睛该检查了,医院就在这呢。”邹远被逗笑了,虽然好像没有哪个形容词是真的。

回想起初识于锋时,他几乎是实事实言,也没称赞过她外表一声,反倒是表示过苏杭出美女,烟雨兴欣的女选手含老板娘都挺俏的;现在嘴倒是越来越甜,到底是不是好事呢?


“小远,”她仍兀自沉浸在回忆于锋这近一年的转变,被他的声音唤回。

“辛苦你了,你早该跟我说的。”于锋正色地看着她。

邹远摇摇头。 “这是我的人生课题,不用为我担心,真的。”是的,那是上天给她的人生课题,她本该自己担负。

“我在思考,也许并没有必要让你受更多折磨,就像医生说的,不做处置你一样可以健康生活。但我毕竟不是圣人,这么说又有些违心。”

“没关系,我了解。 ”她的心一沉,于锋说她没有必要积极治疗,却又说自己不是圣人,这不就是暗示他不想再和自己的难题有牵扯。

“可是,我需要你,不只是为了战队。”于锋牵起她的双手,深吸了口气。“我无法想象你在我身旁,我却不能成为你最坚实的依靠,会有多么难捱。

 只要我还在K市,我就会陪着你,无条件支持你。当然,我没有转会的打算。”

“直到你退役?”

于锋点头。“对不起,我只能承诺到这里。之后太多的未知,我不敢说自己有能力对你的人生负责。”

电竞选手一旦退役,前途茫茫,届时起码得先安顿好自己。

“这样一个没有担当的男人,你愿意接受吗?”

她甜甜地笑了,这样,够了。

她的人生,不需要别人为她负责。


身为战队队长,于锋不得不总是信心满溢地喊话,但他并不是看不清事实的人。面对某些巨大事实所感到的无力与恐惧,只有她是他唯一的心灵港湾。

与其听于锋像在人前一样摆着队长的官腔,邹远更愿意听到他真心的诺言。

“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克服,就像我们这两年一直在做的。”她将手绕上于锋的颈项,在他耳边说着。

他用炽热而有力的拥抱回应了。她的微笑,是他这一刻、新的赛季、下一份签下的合约中,永远不变的守护。


然后,也许会是一辈子。


~End~


=======================================

首先还是先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9月预计发表2则于远短篇<不同AU设定,但都是清水BL傻白甜文>,再来休息一阵攒锋哥和楼老板当主角的长篇冒险故事(孤岛求生paro,暂定无CP,小远也会出场),挑战一下多角色剧情小说。

(如果到明年520前还没发应该就是挑战失败了…)


评论
热度(6)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