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远】掬一口幸福(上)

* 平凡上班族AU

* 酒后吐真言+短暂失忆老哏

 警语:饮酒过量有碍健康;没有邹小远的幸运值,不要轻易把意识交给上帝。

* 有戏份比路人稍多的原创女角

* “于lead”这个称谓是自创的,没听哪家公司用过。请大家先念个5次……谢谢习惯。



✻邹远视角✻


睁开眼,头还有些痛。


这是哪里?毫不熟悉的房间景象让他瞬间惊醒。King Size双人床,一袭淡彩凉被,正对一片60吋屏幕和周围的7.1声道播放器,嵌置在飘散杉木香的订制柜中。


柜上的一角放了个他认得出是自家公司的产品--声控摇控器,床头果然看到百花 logo 造型的收音装置,职业病一犯,邹远立刻拿了它讲话:“Power。”


屏幕打开了,选单上各种讯号来源任君挑选。


现在可不是玩产品的时候。


最重要的事他终于发现了,自己一丝不挂,只留了底着还在。


X!这到底怎么回事?




昨儿个周五,公司难得没事不需要加班,吃过晚餐后,组长于锋提议去钢琴酒吧续个摊,大家也就开开心心地一起去。


从骂老板扯到哪个女同事最漂亮,再从女人扯到最想拥有的小老婆--车,讲完车于锋讲起他的藏酒,最后大家一致决定下次去他家聚会。


“那有什么问题,欢迎大家携伴来。”于锋笑着说。



散场时,方向差不多的人共同包了出租车。于锋住得较远,本来也没人和他方向一致,不过他倒是叫了邹远。“你坐我这车吧,有些未来方针想和你谈谈。”


既然于锋这么说,自己身为副组长当然没有拒绝理由,他们忙起来就是没日没夜的,这时说什么“于lead ,下班时间不谈公事”也忒矫情了。


邹远不觉得自己喝多,不过3杯调酒,再加最后叫的一大杯黑麦啤酒,也没喝完。但他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于锋的脸近在咫尺,如刀刃般浓厚上昂的眉型,双眼皮下深邃的褐色眼珠,齐整的鬓边渗出了汗水,再来是他的唇。


于锋的唇薄而分明,是无情之相。张伟曾这么说过。


然后他就什么记忆也没有了。




照这情况推演,这里不是宾馆就是于锋家,但有那件公司产品,八九成是于锋家,宾馆可不会装这种东西。


身上酒味袭人,和昨晚入口时的甘醇甜美完全不同,调酒真是可怕,让人一杯接一杯毫无防备。


房门关着,空调设定在宜人的27度,房里除了他没有别人,邹远摄手摄脚起床寻找是否有自己的衣服,不见踪迹。


除了宿醉引发的头痛,胃酸过多的老毛病犯起,全身没别的地方不适,应该是可以确定自己没被侵犯什么的。


邹远突对自己曾产生的疑虑感到不齿,那可是于锋哪!这一年来扛下所有高层压力,每季安排活动找组员聚餐休闲,在自己胃痛发作请假时前来探望还下了厨,被女同事封为十大黄金单身汉的于锋。


说他会侵犯自己?光这念头都是笑话。



再怎么样总不能光着身子带着酒气出去见人,这里没有电话机(更确认不是宾馆了!),自己的公事包也不知所踪。


邹远绕到房间边上隔出的一隅,没猜错是更衣空间,挑件睡袍便进了房间附设的浴室。


于锋家--应该没错了吧--据他说过是租的,客厅和饭厅的所在位置挑高,直畅2楼顶天花板,楼下其他空间是厨房、书房和卫浴,从外表就一目了然。 2楼应该是2间寝室,一个是邹远刚步出的,另一个房门关着,也许昨晚于锋就睡那里。



“醒了?”于锋看他缓步下楼,放下了手中平板。


“于lead早。”邹远拢了拢身上的睡袍,有些不安。“不好意思昨晚给你添麻烦了。”


盥洗时邹远倒是想通,昨晚醉得人事不知,怎么爬上床的都没印象,大概别人想把他送回家都不知他家住哪儿。


而且极有可能还吐了满地脏了衣衫,于锋也是好意--怕也污了自己家的床,才把他衣服脱去送了洗。


合情合理。


“的确是很麻烦。”于锋倒没客气,一口承接他的话:“怎么补偿我?”


看邹远愣神不知所以,他笑了笑:“开玩笑的,吃早餐吧。”


餐桌上摆着两份,全麦土司、全谷粥、新鲜苜蓿芽和水煮蛋一颗。



“你和沈翎右是怎么回事?”涂着奶油,于锋突然开口。


怎么会……提到她?对了,今天好像和她有约来着,下午3:00。




沈翎右是CPM, Customer Project Manager,但总被工程师们戏称为CRM,客户关系管理;关系搞得好,比你有10张8张PMP证照都重要。


公司十大黄金单身汉就是听她说的。于锋不过是个成员9人的小组组长,能名列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大家都知道他出身蓝雨。


一家被美国公司收购,股价瞬间喷了37倍的新创公司。


被收购的蓝雨改名叫新蓝雨,CEO仍是喻文州,技术总监仍是黄少天,只是从25人的小公司扩张成了400人,需要定期向母公司报告。


在25人的小公司,于锋是拔尖的资深工程师,黄少天即使挂着技术长名头,大家还不都平起平坐相处?但在400人的中等规模分公司,他只是无名小卒,从母公司空降的长官尽分派给他枯躁重复的码农工作。


于锋相信自己能做的贡献绝不仅于此,可公司制度凛然,想升迁至少再等三年。喻、黄两人能保有原先的职位,说实在只是大公司安抚原投资人的手段。


黄少天连拔擢他的权力都没有,被人事部门打了回票,喻文州也只能苦笑安慰他再等等。


所以他离开了。这是于锋告诉众人的理由。



不过大家对理由不是太在乎,有兴趣的反而是于锋拿了多少股权怎么处分?于锋对这问题绝口不谈,全打哈哈转移话题。


CRM…呃--不,是CPM部门年轻女孩居多,消息灵通,传播又快,热门人物一下被大家肉搜了遍,于锋老家在哪家里有些什么人,邹远居然还是从她们口中听来。



这样的工作外要见客内要求人,干劲嘴甜漂亮风趣一样不可少。沈翎右算得上负责上心,案子出了问题,她留下来陪工程师加班处理,夜宵咖啡红牛准备周到,一有结果立刻和国外客户沟通,三更半夜没喊过累。


她陪过邹远几次,倒不是他做的产品容易出包,首次是沈翎右接到客户询问一些技术细节,负责人恰好请假,邹远听着问题并不困难,便花了几10分钟帮忙说明。


第2次沈翎右熟门熟路直接找上他,他一是说不出拒绝人的话,二是看不惯送到客户手上的展示品有问题,还是帮了。



最近一回是1周前,惯例出租车先送她到家,沈翎右问了句:“送我上去?”


她穿着白色的细肩带垂领洋装,绘着一身粉色碎花,此刻扶着车顶身子半倾,丰润的北半球一览无遗,邹远简直不知该看向哪儿好。


他把头摇得像波浪鼓一样,说:“我困了,明天见。”


自己对沈翎右抱持什么心态,邹远说不上来。不讨厌她是一定的,可想到要在办公室以外的地方独处,他就觉得手脚发寒应付不来,只敢敬而远之。


不知为何他想起了于锋,如果是于锋,肯定会很有绅士风度地送她上去,又能安然全身而退吧。




“我和她没什么,只是约了今天去看电影。”像被抓到做坏事的小孩,邹远心虚地低下头。


他也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定义这场沈翎右前2天突然来个电影优惠券快到期不见不散的邀请。朋友相聚?同事互助?还是……


算了,别乱想了。


于锋盯着他:“你会取消吧?”


于锋表情严肃,不像在说笑。邹远感觉到事情不单纯,啊!大概是那么回事。


“你想泡她啊!”他从放置在玄关,自己的公事包里拿出了手机。“我马上跟她取消。”


打了几个字还未送出,邹远想到更好的主意。“或是你代替我去?给她个惊喜。”


沈翎右和于锋当然也认识,两人个性都外向,天南地北什么都能聊。他们几人同桌吃饭时,邹远总是安静的,在别人的喧闹里他乐得轻松安心。



“昨晚的事你全忘了?”于锋说。




(中) TBC.

评论
热度(10)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