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远】掬一口幸福(中)

 上篇 

《前情提要》:邹远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赤裸裸在于锋家里,还被抓包下午和美女有约。于锋问:“昨晚的事你全忘了?”

警语:饮酒过量有碍健康;没有邹小远的幸运值,不要轻易把意识交给上帝

* 提要很煽情但实际是清水,标题杀人你懂的



✻于锋视角✻


于锋突然也觉得头痛,长这么大他第一次有被人玩弄的感觉,还是被个所有人都觉得人畜无害,奋发向上诚恳温良的男人。


忘了又如何,心总不会一夜间就变了。




邹远显然醉了,吵嚷着不想回家,连住哪儿都问不出来。


正当大家讨论是不是找个宾馆把他丢着,留张字条,于锋开口:“我记得他家在哪,我送他回去。”


这事也就落他肩上了。


是平常压抑太过度吧,最后把人连哄带骗,说要讨论公事才愿意上车。


对邹远来说,宁可办公也不愿回家吗?



出租车上于锋忍不住叨念几句身体健康的劝说,邹远一个劲儿说好,也不知听进多少。他索性放弃,问了句刚刚就有的疑惑:“不想回家?”


“不想,一个人的房子好空,我讨厌周末。”


“我陪你啊。”


“陪我做什么?”


“想做什么都可以。看电影,玩桌游,或是教你作菜,很多事可以做。”


邹远挨了过来,双手捧起他的脸,由上到下看了一圈。“他们说你无情,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对我的人一向很好。”


这话七分真三分假,探望生病的组员这事,于锋当然一视同仁;可看电影玩桌游,就不是谁都有的待遇了。


别的不说,也得看人愿不愿意,不是每个人都想看到半个老板在身边转来转去。


说半个,是因为于锋的位置:小组组长;team leader直译是小组带领者,在百花的正式体制和组员并没有上下从属关系。


“这样吗?”邹远有些失望的表情。“那我要当你的人。”


你不早就是我的组员,还同意我对你很好么?于锋有些啼笑皆非,真是醉到连逻辑都没了。


看他直勾勾望着自己,醉是醉了,敢情还是很认真的。


“好-先睡一会儿,到家叫你。”他抚着邹远的后脑勺,细细柔柔好摸极了。看着渐渐放松的脸庞,手也垂了下来,于锋调整了一下邹远坐姿,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可以睡得稳固些。



只是车行颠簸难免晃动,邹远仍是醒了。


“我不舒服…想吐。”说罢,他便去开车门,还好门是锁上的,拉不开。


这举动可把于锋吓坏,快速公路上,门一开不知要去几条人命,赶忙紧紧抱住。“深呼吸--吸---吐气---”


另一方面瞥眼车上早就备好的塑料袋,拿在了手上,但邹远干咳几声,始终没办法倾倒出溢上胸口无法消化的满涨。


闹腾了一阵,他吩咐司机找出口,停下来让邹远呼吸点新鲜空气。



顺了气,吐个七七八八,于锋轻拍他的背,拿着司机送的运动饮料给邹远喝了几口。司机整天待车上多半都会备有水,今晚遇到载有运动饮料的可说运气不错。


真是邹远日常。


“好些了吗?”


“嗯。”邹远头趴靠在他肩上,自然而然用双手环住了他。 “我喜欢你抱,好温暖。”


喝醉的人不会说假话,但这话里的“喜欢”和自己想的“喜欢”,可是同一件事?


于锋搂紧他的腰,不知哪来的勇气,只凭一股热情就说出了口:“我也喜欢你,跟我回家可好?”


“好--”尾音拖得长长,他的双眼已然闭起。


这算不算诱拐成年男人?于锋纵然还算清醒,三分醉意也是有的,人都答“好”了,管他是诱拐还是自愿,先带回家再说。


上车之后,邹远终于沉沉睡去。


真是不省心的家伙啊。


平常越是坚毅不用人操心,一旦展示脆弱就越令人心疼。




他一来就抢了组长位置,邹远成了有实无名的副组长,监督指导小组里其他成员的任务没少,在老板面前表现机会却没了。


于锋一直认为邹远心里多少不平衡,所以较诸以往更拼更冲,几乎天天加班到午夜。


这时他要说什么“顾好身体,卖命有度”听起来只似风凉话。


直到那一次,他一早进公司看到邹远凌晨3点多寄给他的新软件、硬件修正设计图、说明文件和测试报告,说自己会晚2个小时进公司,请于锋协助先行导入,以赶上下午的产品展示会。


他没照着做。



2小时后,他第一次看到邹远发火。


“为什么?测试报告都做完了,硬件问题我也先绕过了,我那么努力不就为了今天在客户面前可以更完美展示!这对我们小组,也就是对你这小组组长,明明是个利多啊!”


“我不希望我的组员,为了工作弄坏身体;公司是很重要,但你对我们更重要。”于锋平静地回答。


“2、3点下班对我是家常便饭,不妨事。你来之后我已经很少这么做了,偶尔为之没关系的。”邹远又苦笑了一下:“以前的我即使天天熬夜也能正常到班,现在不行了,老了。”


他微微惊诧,这才是他还没到来之前,邹远的惯常作息么?


“你交的东西我看了,做得很好,可我不能鼓励你这样处理事情,有事我负责。产品在死线前不够好,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何况你连硬件都修改了,这已经不止是我们小组的事。

 今天好好休息,经理明天召开检讨会,你来报告这个解决方案。”


邹远有些结巴:“于lead,开会报告…还是你来吧。问题根因和修正重点在文件里都有,如果还有不了解的可以问我。”


于锋看著他的眼,不是假意推辞,邹远是真不想去。


他猛然醒悟自己错得彻底,邹远想要的,从来就和他不同。邹远真心只想做一个单纯的工程师,产品更臻完美就是他追求的成就感。


然而邹远确实是组员中技术能力最优秀的,也有实际当过小组组长的经验,于锋当然希望他有代理自己的能力,要不每次请假总要悬颗心也太累。


“好,我来报告,但你得出席,当我的备援。”



在长官们一致的满意声中,于锋说:“这个solution最大的功臣是邹远,从创意到实做,90%都由他独立完成。”


众人眼光望向邹远,他站起身鞠了个躬。


大家对邹远也算知根知底了,对他的表达能力和技术成就不成正比这事已经习惯。处长勉励了几句:“于组长,这是你领导有方。小邹再加油,下次我想听你亲自报告。”



两人坐下后,会议进行下个主题。


邹远舒心地笑了,低声说:“谢谢。”


那是于锋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开怀,阴霾忧虑一扫而空的容颜。


邹远不知道,他这一笑,已经掳获了眼前的男人。


但于锋更不知道,邹远敢跟他动气,早已证明了自己在他心中地位不凡。




司机好心问了需不需要帮忙,于锋考虑一下后接受了这提议;搀人进屋还不算难,但要抬上二楼可不简单。


当然他没让司机白干活,给了相应的报酬,虽然对方暧昧的神色也尽数看在眼里。


So what?他可不会为了一个以后再也见不着的人,影响一丝心情。


又是酒精催发又是一晚折腾,邹远全身汗湿,要把人就这么丢在床上睡去,明天不是著凉就是起疹。于锋深吸口气,开始解他的衣衫,又擦拭了一遍,才让邹远躺平盖上凉被。


把人搀进主卧,不能说他没有私心,但对个意识朦胧的人,怎么下得去手?哪怕只是躺在身侧,碰到那滚烫的躯体,亲咬啃吻的欲望就无法止息。


于锋毅然切断了这些妄想,冲个冷水澡,进客房睡去。



一夜难眠,他早早起床作好早餐开始看Email,而后听到邹远手机传出的声响。


犹豫半晌,他翻开了公事包。如果很重要,也许该把邹远叫醒;如果不重要,就别让它5分钟后再吵一回。


打开电源,几个字明晃晃显示在锁屏上:


    和沈翎右看电影 15:00


于锋默然将手机放回,他判断不出这算重要或不重要。


只是,极不是滋味。




(下) TBC.

热度(16)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