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于锋本命。
头像来源致谢:{骤雨不歇} 老師。

【于远】掬一口幸福(下)

《前情提要》:于锋照顾邹远折腾了一晚,隔天早晨邹远却误认他想泡自己的约会对象。面对几近失忆的邹远,他无奈抛出的问句还在等待回答:“昨晚的事你全忘了?”



邹远想了想。“我记得我们整个team去酒吧,回家前你说要讨论公事,所以我们坐同台出租车,然后……”邹远突然说不下去,因为他最后的记忆是停在于锋的唇瓣上--对了,张伟说的那个,无情之相。




“人都没到你就能隔空看相,你以为你王杰希啊?”莫楚辰嗤之以鼻。王杰希是最近在电视上火红的命相老师。


他们小组成员向来一起吃中餐,当时经理已经宣布于锋过两天会到职接管组长位置。


“不是我说的,是黄少天说的。”蓝雨被收购那阵,张伟就吹嘘过黄少天是他学弟,同校不同系,到底两人关系如何没人知道。但这次张伟真拿了手机出来,翻到黄少天给他的QQ,满天飞舞的靠和惊叹号。

黄少天口吻的句子懒得编,麻烦大家自行脑补……


邹远看着一阵眼花,大概只捕捉到因为张伟是百花员工,所以黄少天跑来跟他诉苦。


“怎么个无情法?”还是直接问比较快。


“黄少天说,于锋找好了百花的位置,才提出离职,只给他们一周时间准备;手边资料烧好一片光盘,就算交接了。”


那也得看光盘里是些什么内容,邹远心想。


属于公司的文件应该早在公司服务器里,没必要烧进光盘,若是该交接的事项都巨细靡遗记录下来了,价值不会少于依据不成文传统,多待一个月口耳相传带新人的做法,何况多的是在那一个月请10来天假,来上班也只是到处串门 say goodbye 的人。


“更过份的是,黄少天问他,蓝雨对你来说算什么,只是你水涨船高的跳板?你们知道于锋什么反应吗?他一个字都答不上来,默认哪!”

……



这事过去一年多,邹远原本都快忘了,上周趁着于锋开会没跟上午餐时间,张伟反倒自己重提,直夸于锋的好,“人不可貌相”。


邹远倒是想起这句话:认真过活的人,都难免在某个时刻,扮演别人生命里的反派。


于锋提过,黄少天曾为他争取更高的位置,只是没能如愿。一起奋斗多年的伙伴走得绝然毫无转寰,他一定觉得被背叛了吧,也难怪找人倒垃圾时连无情两字都说了出来。


时势弄人,真要邹远找个形容词,大概会是理智。友谊和前途,于锋做出了抉择,但内心又怎可能没有挣扎?




说来也好笑,他们从没谈论过这事,自己心里已经在帮于锋辩解了。回想至此,邹远脸上一阵烧,自作多情不要过头了啊。


他不会亲下去了吧?尝起来是什么味道完全没有印象。


“我忘了。”他决定赖皮到底,之后还有一些断断续续分不清是梦是现实的事,全当不记得就好。



“不介意的话,我帮你回想。”于锋走向他,将他搂进了怀里。


熟悉的体温,熟悉的触觉,仿佛昨天才感受过--是啊,昨天真的感受过,点点滴滴的片段涌上心头。他紧紧依上身躯,眷恋安心的美好。


在那似有若无的梦境里,于锋好像说了喜欢他?


“于lead--”被于锋打断:“今天不谈公事,叫我名字吧。”


“于锋,你…”真的喜欢我?实在问不出口。邹远只好换个说法:“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于锋大笑:“你昨天问过一模一样的问题。”


“我忘了。”没几分钟就说了2次,他已经羞到了耳根:“对不起。”


“没关系。以后不能喝别喝那么多,现在说的不会忘了吧?”


邹远连忙摇头。


“我喜欢你,不对你好对谁好?”



亲耳听到,心跳瞬间漏了一拍,这时该回什么好?邹远又愣了。


我也喜欢你?感觉很逊。


谢谢?这是个拒绝人的节奏吧。


说到拒绝,于锋又没有问问题,他是要拒绝什么?


带领小组重振名声,珍视他每个专业建议,两人能一起聊理想聊现实,还把烂醉如泥的自己扛回家悉心照顾。

虽然偶尔也会意见不和,即使事后证明他是对的,于锋撑着组长的面子也不一定肯道歉认错,但,这样小小的不完美,他可以接受。


不止是接受,邹远想走进眼前这人生命更深处,想要一起迎接每个美好的清晨。


“于锋,我…我不知道我们的未来会是什么,你愿意和我一起发掘这个答案吗?”他直视于锋,希望传达自己是认真的。“以我男朋友的身份。”



于锋回想起昨天邹远这般眼神时说的话,当时邹远可就说要当他的人,以身相许了。无论是献身、告白、求侣,自己还真样样都慢了一步。


他把右手贴在左胸前,摊开掌心送到邹远面前。 “我是你的人了。闭上眼。”


“为什么?”邹远一边问着,一边乖乖闭上眼睛。


捧起他的脸,睫毛微微颤着,英挺鼻梁透出不屈的意志,和总是抿得紧紧的唇。


怎么能让你事事抢先呢?初吻当然得是我的。


以吻为誓,愿你在我身边永展欢颜。




至于我们的(伪)女主,下午见到于锋牵着邹远的手来赴约,瞪大了双眼。


“天啊!我不是在作梦吧。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翎右,对不起。”邹远诚恳地说。


“没关系啦,都说了只是优待券多一张,才找你看电影啊!你们等等。”她掏出手机卷啊卷,秀出一页给他们看。 “我未卜先知吧?”


邹远看了两行,还没看到重点已觉得困窘。自己的名字被别人拿去随意揉捏操控,令他极为不自在,即使那两行只是写了“于锋挡在邹远身前,说‘要报复就冲着我来,谁敢动小远我跟谁拼命!’”云云。


前面好像是于锋八百代前的仇家来寻仇的样子。



于锋笑得挺开心,还想往后卷时,被沈翎右没收了。 “后面不能给你看,人家会害羞的。”


“我还打算和你讨教一下,学个两招呢。”


“你学得来吗?光要把小邹公主抱你就做不到了吧?”


“也是。”于锋伸起双手,握拳转了两下。 “是该锻炼锻炼。”


她将2张电影优待券塞给邹远。 “我不当电灯泡了,算我的贺礼。以后还要多麻烦两位啊。”




“小邹……给客人的东西他们发现问题了,可以救我吗?”


“今天又是哪个?”邹远刚放下电话,于锋问了声。


“邵淇,负责电话自动访查系统的。你先回家,我把今天的最新版本build一份给她就回去。”


就算成了男友,邹远这个性依然不是他三言两语能改变,能做的只有把关和陪伴。于锋看看情况,确实是新版本能解决,不会耗费太多时间。


“好吧你忙,我也趁这机会训练信然解决问题的标准程序。”



“谢谢小邹,谢谢于lead!”邵淇看到最后结果一切顺利,开心地道着谢。


邹远揉揉眼,今天工作结束,19:30,还算早。


“晚餐想吃什么?”他问于锋。


“吃你就饱了。”于锋的手已搭上他腰际。


“我饿了,没力气。”


“下回叫CPM准备吧。”于锋说完有些后悔,最好永远别有下回。


“她们不是叫pizza就是买公司附近的便当,我吃腻了才叫邵淇别买的。”


“要不自己做?只是要多等1个小时。”


“我想吃上次你帮我煮的咸粥。”


“胃会痛吗?”他担心地望着邹远,上次煮咸粥就是他去探病那次。


“不会啦,”邹远笑了:“很久没发生了。”


嘴角突然毫无预警被啄了一下。


“我喜欢看你笑,你莫不是褒姒转生的?”于锋笑得灿然,似是得意偷香成功。


邹远白了他一眼。 “我回家了,你先去建几个烽火台,建好再来找我。”


“不--小远我错了,你别走那么快,等等我--”



~The End~


======================

这故事构思时是个邹远中心的长篇,手边已经写了很多张佳乐、女主、唐昊、锋哥、小组成员(百花队员)与邹远的互动段子,不过故事中心一直没找到,有些流水帐感觉。

大概可称作邹小远奋斗史 XD 。只是写一写又觉得没信心发表,原著向的流水帐还可说是粮食向,但现实生活AU——没魔法没异族没特工没荣耀,若不是安了全职人物名字,可能连我自己都不想看(掩面)。

于是发段甜文就好(只到原故事中段,毕竟可不是找到CP就世界大同天下太平啊),其他手稿就先当作练笔了。

热度(12)
© 落花纷呈 | Powered by LOFTER